QQ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干了
  黎大隐很想知道赵然为什么要搞杨一清:“致然,为何把目标对准杨一清?别说什么你不喜欢他,这个人朝中风评还是很不错的,搞他有难度。还不如搞一搞文渊阁的徐阶,我手上有东西,一搞一个准!”

  赵然有些惊讶:“老黎怎么想起来搞徐阶?”

  黎大隐哈哈一笑:“其实也没想搞他,这不是说起来了么?正好我手上有证据,他三个儿子在松江为非作歹,搜刮民脂民膏,强买良田,疯狂敛财,至今家中已有八万亩田产,银钱不可计数。”

  赵然心里的确动了一下,如果搞徐阶,引发的震撼效果比搞杨一清更强。但如今内阁的四位大学士,夏言、严嵩、杨一清的态度立场十分鲜明,唯有徐阶至今态度微妙,是个墙头草,而且并不反对自己的修桥计划,甚至某种程度上还在安通款曲,搞他的话不免有少许亲者痛仇者快的意思。

  怎么搞杨一清,黎大隐不知道,他只是觉得杨一清比较难搞,而不是不想搞——杨一清反对修桥,这是整个应天都知道的。

  于是,赵然向他提出一个思路。

  赵然问他:“杨一清是不是景王的人?”

  黎大隐点头:“那当然……致然你说奇不奇怪,严嵩和景王搞到一起,我觉得很正常,可杨一清这样的人也凑上去,你说他图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赵然也同样想不明白,换做以前还情有可原,可皇帝能修行之后,太子的意义,已经不在于京城了。不能说太子需要等待七八十年才能继承大宝,所以就没有了阿附的价值,太子就是太子,对朝野的震慑力始终摆在那里,尤其对于中下级官吏来说,依旧是天,唯一不用鸟太子的,是朝中重臣,包括六部侍郎以上、九卿,直至内阁诸相。

  从这个角度来说,裕王府上剩下的“裕王党”越来越少也就能够理解了,不是因为裕王争储失败,而是因为裕王、景王这一代的皇子,对本朝的重臣们来说,阿附的价值减了很多。

  如果要论起太子自身的权势,其实并不在京中,而是在北直隶,立储之后,按惯例一年之内,太子将赴北直隶坐镇,总督三边和辽东军务。

  赵然也不懂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暂时可以抛开不管,谁管你为什么?只要你站在我们的对面,成了我们施政的绊脚石,那就只能想办法一脚把你踢开了。

  所以赵然道:“既然杨一清和景王是一伙儿的……”

  刚说到这里,黎大隐收到了一张飞符,他向赵然道:“我家彭师弟来了消息,皇帝正式下诏了,景王为太子,以后没有景王了。”

  赵然把典造房的人叫过来:“皇帝立储的诏书下了,邸报收到了么?”

  典造道:“还没收到,立储了?”

  赵然又把他赶了出去:“收到邸报拿进来。”

  黎大隐道:“致然接着说。”

  赵然道:“我的意思是,把通达赌坊的事情栽到杨一清头上,你说行不行?”

  黎大隐怔了怔,继而捧腹:“致然这招高明啊,杨一清百口难辩!”

  他们两个手上捏着通达赌坊查封后的大量材料,在里面随便挑出来一些写成故事,就能让杨一清的名声彻底毁了。如杨一清这种内阁重臣,但凡和开赌坊联系上,基本上就可以宣告他的仕途走到了尽头。

  杨一清如果辩解说这是诬陷,那也好办,大家就深入挖掘一下,通达赌坊到底是谁开的,你和太子两个不是一伙的吗?那你们自己商量,总得有一个人出来顶锅吧?是你顶锅还是太子顶锅,你们自己选一个。

  有些事情,勋贵可以做,内阁重臣就不可以,景王勉强可以做,身为太子就绝对不可以!

  赵然笑了笑:“你觉得杨一清愿意顶锅吗?”

  黎大隐道:“致然这是逼着杨一清和太子分道扬镳啊。”

  赵然问:“如果最后把太子搞下来,陈天师会不会生气?”

  黎大隐有些吃惊,又觉得搞太子似乎也很不错,何况太子还在修行球彩票上捞钱,和他们两个有过直接冲突。但赵然问的也对,如果搞了太子,自家老师会不会生气?因此便有些犹豫,在屋中来回踱步,仔细权衡。

  过了半晌,黎大隐一拍大腿,恶狠狠道:“干了!”

  赵然好奇:“老黎不用请陈天师示下么?”

  黎大隐嘿嘿道:“没必要吧。咱们搞的是杨一清,我老师不会管的,太子要是不聪明,自己往坑里跳,那就不是咱们的事了。”

  赵然挑了大拇指:“老黎,这番道理无懈可击!”

  说搞就搞,当时查封通达赌坊的那些东西都在,从香炉轩直接拉到玄坛宫来,由蒋致标和张居正领头,一帮《皇城内外》的笔杆子们彻夜不眠,再次关在高功房中搞起了杨一清的黑材料。

  两天之后,高功房中的复写法台启动,在黎大隐两个师侄的操作下,复写法台一张一张飞快的吐出《皇城内外》的六月首周期刊纸页,由一批杂工师傅飞快的装订起来,一堆堆送到侧门处,交给早已聚集等候于此的几十个贫苦家的少年,立刻发往大街小巷。

  《惊天丑闻:新任东阁大学士被爆出重大污点!》——这篇文章讲述的是《皇城内外》编辑部收到实名举报,说是东阁大学士杨一清涉嫌经营赌坊。文章说,按照举报者的说法,通达赌坊为杨一清投资经营,在修行球彩票一事上敛财无数,其后被元福宫查封。文章表示,《皇城内外》将就此情况进行跟踪报道,并力争查证虚实,请读者关注后续进展。

  《是敛财还是赌徒,亦或兼而有之?》这篇文章主要是对杨一清开设赌坊原因的探究,当然,文章也反复强调,事件并没有最终查实,但后文中的各种猜测,却分析得头头是道,令人一看而“恍然大悟”。

  之后还有几篇大篇幅的文章,包括《通达赌坊做了什么竟被查封?》、《由通达赌坊被封说起,再谈修行球彩票。》等等,对通达赌坊的背景、历史都做了推测性的报道。

  这一期《皇城内外》一经发出,立时火遍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