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钢铁城市 > 007章 请开始你的方案陈述
  赵青山回归工作,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D340课题由所里通过结题验收,这个牌号的冷轧取向硅钢经钢研所所长、总工程师、分管生产的副经理批准后,即日起投入量产,批量供应国内客户。

  冷轧取向硅钢这种高端产品在国内永远供不应求,它的售价高,利润相当可观。

  “双轨制”价格体系下,国家计划内的钢材产品由国家统一定价,超产的这一部分产品由钢铁企业自行定价。

  江钢自行定价的冷轧取向硅钢,其利润可以用一句台词来形容:高,实在是高。

  热轧厂的吴厂长火急火燎的催促产量,这是可以理解的。

  热轧厂上接二炼钢厂,下联硅钢厂、冷轧厂,承上启下,担子很重。

  二炼钢厂的钢坯库存满了,没法继续生产了,他们会说,热轧厂卡住了,热轧厂赶紧解决问题,收货!

  硅钢厂、冷轧厂的热轧钢卷库存空了,没法继续轧制了,他们会说,热轧厂怎么又萎了?热轧厂赶紧坚挺起来,给我们送货!

  前后夹攻,上催下逼,想要满足他们,却受限于不够持久的生产能力……哎,吴厂长既幸福又痛苦,这大概也是江钢领导班子的甜蜜烦恼。

  热轧厂三号加热炉是取向硅钢生产的咽喉,取向硅钢板坯的加热温度比一般钢材高的多,所产生的液态渣对加热炉的破坏力极大。这是世界性的难题。

  “三号炉的课题,马上要跟所里汇报,专家组成员是叶国立高工主任和其他两位老专家,作为课题承担人,我起个头,简单讲讲课题背景,具体的技术方案由小赵向专家组陈述。小赵啊,你不用紧张,你跟我是怎么汇报的,跟专家组汇报也一样。小周啊,你的长处是品种开发,三号炉的课题主要和工艺、耐火材料相关,而这是小赵的长处。所以这次让小赵当课题负责人,希望你俩精诚合作,携手共进。”

  马汉兴一番交待,先把课题组三位成员的项目地位明确下来。

  钢研所实施行政、科研两套管理体系,该所有一千多位职工,十几个科室,三个试制车间,若干间实验室,并代管楚州省冶金产品质量监督检查站。

  特大型央企行政上的职务岗位太过繁杂,A部长比B处长高半级,而C处长又比D部长高了半级,E所长与F厂长平级,G主任又比H矿长高了半级。

  同样是搞运输的,江钢火车站的站长比江钢汽车队的队长高了整整一级;同样是搞后勤服务的,钢城商场的经理比钢城剧院的经理低了半级;科教文卫通常归于一个版块,江钢三中的校长又比江钢第一职工医院的院长低了半级……

  江钢这么多行政岗位,部处机关、厂矿车间、车站码头、附属企业、专门服务于内部职工的各种机构,你很难分清部长、处长、所长、矿长、站长、队长、院长、校长、主任、经理谁的官更大。

  故而在平时的交流中,多采取领导班子、处级干部、科级干部、一般干部、普通职工的级别对比方式,做到心中有数,避免讲错话、认错人、做错事、闹笑话、被批评、受处罚。

  科研口则是总工、副总工、高工、工程师、助理工程师、闲杂人等的等级生态链。

  马汉兴、周铁男、赵青山三人是同一个科室的,马汉兴在行政上属于一般干部,另外两人是普通职工。

  在科研单位混,只混行政是混不上去的,必须在科研上做出成绩。

  科研成果产出于课题项目,课题项目在钢研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企业里面的科研单位跟院校里的科研机构又不一样,企业看重效益,科研为效益服务。

  谁创造了经济效益,谁必须受表彰呀。江钢经理亲自表彰的那些科研人员,往往有一个重要指标,创造了多少多少经济效益,节约了多少多少外汇。

  一个课题组出了成果,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效益,领奖的要么是课题承担人,要么是课题负责人。除了课题承担人、课题负责人,其他的都是打工仔。

  D340项目,赵青山是打工仔。

  劳无所获的是奴隶,新中国废除了奴隶制度。打工仔通过诚实劳动,得到了他们该得到的那部分酬劳。

  三号炉这个新项目,马汉兴让周铁男当打工仔,周铁男服不服呢?

  “哦,这样子啊,术业有专攻,我服从马工的安排。”周铁男表示理解,没办法呀,谁让他瞎编不出一套自圆其说、纸面上逻辑自洽的方案呢。

  “铁男,这次我多做一点,但胜利属于大家,团队永远高于一切。”赵青山推心置腹与周铁男沟通,换个维度思考,长期打C位是很累的,责任也大,有时候该躺你得躺。

  周铁男说是啊是啊,个人服从团队,赵青山你这么有才华,你多做一点事情呗,你组织好语言、编造好说词,过了专家组这一关,开了题,大家都有好处。

  哟呵,你小子还是有点不高兴呢。赵青山暗道,不高兴就对了,不高兴总好过没头脑。

  既然后院安稳---至少表面上如此,马汉兴便对赵青山面授机宜,教赵青山忽悠专家组的诀窍。

  “叶高工主任这人挺较真的,他非常注重细节,细节到什么程度了?这么说吧,细节到每一个具体化学元素这个程度了。小赵,你绝对不能跟叶主任说,有些技术创新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他这人竭泽而渔,他从不瞎摸,而是把河里的水抽干净,一探究竟。”马汉兴蛮头疼的,叶主任有时比所长、所里的总工更严格也更啰嗦。

  “知道了马工,我心里有数。”

  下午两点,《热轧厂三号加热炉取向硅钢严重烧损解决方案》专家论证会准时召开。

  专家组的组长是叶国立高工主任,他是个技术干部,是拥有高工职称的副处级干部。

  “开始吧,马工。”叶主任快速翻阅课题任务书,他其实早就看过,再翻一次可能是为了找找手感。

  马汉兴沉着冷静的说:“叶主任,裴工,韩工,下午好,下面由我来汇报课题设计背景……

  叶主任摆摆手道:“背景我们都晓得,热轧厂三号炉的背景谁不晓得?略过,直接进入技术方案陈述环节。”

  马汉兴略显尴尬,但他很快恢复常态:“好的,接下来由课题负责人、准·助理工程师赵青山向各位专家汇报具体的方案措施。”

  “马汉兴你过瘾的很,准助理工程师是个什么职称?”叶主任推了推眼镜,望向马汉兴自创的“准助理工程师”赵青山。

  现在这个年代不兴PPT投影汇报,也没这个硬件软件条件。

  会议室的布局是搁几条桌子,桌面上摆放带盖子的白色瓷杯,杯中清茶,顶上吊扇,专家组坐北面南,汇报人面北陈述。

  九月的江城,温度尚未降下来,吊扇嗡嗡旋转,赵青山直面三位专家:“叶主任,裴工,韩工,你们好,我是赵青山,之前跟过D340项目,论文上有我的名字。”

  叶主任直视赵青山:“你来所里多久了?”

  “6月底来的。”

  “哪里毕业的?”

  “燕京钢院。”

  “哪里人?”

  “黄丕人。”

  “你在钢院跟过哪些老师?”

  “杜墨清院士,曲明瑞实验室副校长教授,首钢科技委员会顾问叶国成教授。”

  “赵青山,请开始你的方案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