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 第一百零六章 帝踏峰上,慈航静斋的惊恐!
  崇文殿。

  李祀端坐在龙椅宝座之上,俯视下方十位学子。

  关于将‘节度使’作为殿试题目,乃李祀经过深思熟虑。

  目前为止,对于李祀来说,有四件事值得被挂念在心上。

  第一件事,大唐的节度使制度。节度使制度尾大不掉的问题,乃历代皇帝的心腹大患,即便是李祀,想出以两权分立的方法,代替节度使制度,但也需要时间去实施,不能太过冒进。

  第二件事,大唐土地制度、商业制度等问题。这件事李祀已经交给户部尚书负责。

  第三件事,突厥国殖民计划的展开,这件事关系到李祀将来殖民全球的计划,为了保证殖民计划顺利推进,李祀将白起派到突厥,镇压一切异端。

  第四件事,火药研制。对于李祀来说,火药只是一个开始,李祀更加看重的,却是火药之后的工业体系,甚至科学体系。

  在李祀看来,神魔体系虽然强大,可终究只是追寻少部分人力量,但科学体系,却能惠及大唐所有百姓。

  并且,将来大唐帝国征服全世界时,若是没有足够的科学体系支撑,光是通讯问题,就无法解决...

  总不能让高高在上的神魔去传递消息...

  因此,如果有条件,李祀并不愿意放弃科学体系。

  崇文殿内,李祀思绪万千。

  虽然他是大唐皇帝,坐拥万里江山,但还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做,等着他去解决。

  李祀微微靠在龙椅宝座之上,望着殿上的十位学子。

  这其中,有人能够真正的辅佐他吗?

  李祀心里浮现期待。

  在李祀记忆之中,大唐帝国时期,可是人才辈出的年代。

  ...

  ...

  突厥王庭。

  突厥王从国师住所离开。

  “难道是天要亡突厥...”

  突厥王仰天长叹。

  国师的话不停的在他耳边回荡。

  要么答应大唐天子的要求。

  要么整个突厥国一起去死。

  如果突厥王孤身一人,大不了跟大唐帝国拼了。

  只是,突厥王不是孤身一人。

  在他背后,还站着突厥王庭,突厥国的传承,尽数由突厥王一人决定。

  突厥王和突厥国师一样,不怕死,但却担心突厥国因他们而亡......

  若真的是那样的结果,他突厥王就是突厥国的罪人。

  “大唐帝国?”

  “大唐帝国!!”

  突厥王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此时此刻,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悔意,为何当初要去招惹大唐帝国?

  虽然,突厥三十万铁骑入侵大唐边关乃突厥国师的决定,只是,若是他突厥王执意反对,可能会是另一个结果...

  “来人。”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www.qq717.com

  突厥王话音刚落,一位突厥近卫走上前,躬身道:“王上,有何吩咐。”

  “传孤命令,召集所有部落族长来王庭,孤有件事要跟他们宣布。”

  突厥王说完这些话,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

  突厥王已经决定,答应大唐天子的条件。

  虽然,一旦那样,突厥国将生生世世,臣服在大唐帝国脚下,无法反抗。

  甚至数十上百年之后,草原之上的突厥人,恐怕会忘记先祖的荣光,都以作为大唐人为荣。

  只是此刻,突厥王只能如此。

  因为,在大唐帝国的天威之下,整个突厥王庭,除了臣服,别无选择。

  “遵命,只是,如今大唐帝国的军队,踏灭三大部落后,各大部落惶恐不安...”

  近卫小心翼翼的望着突厥王。

  突厥王眉头一皱:“大唐不是退兵了?”

  “王上,很多人觉得,大唐这是疑兵之计,不敢有任何放松...”

  近卫忍不住说道。

  不仅是各大部落,连突厥王庭中,此时也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一群废物!”

  突厥王一脸怒火。

  以大唐的实力,若真的想灭突厥一国,何需动用所谓的疑兵之计?

  直接将在河西边关,屠尽突厥三十万铁骑的那位银甲将士派出,整个突厥国中,谁人可挡?

  突厥王心里清楚,哪怕是突厥国师,若真的敢阻挡那位银甲将士,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不仅如此,根据国师跟突厥王说的那些话,大唐帝国之中,如银甲将士那般神魔,至少还有三个。

  甚至,其中一位,实力可怕到极致,仅仅一招,就将突厥国师拿下...

  若不是国师亲口说出,突厥王根本不敢想象,这世间竟然有那般不可思议的强者...

  ...

  帝踏峰。

  慈航静斋。

  月白色长袍女子站在山石之上。

  自从知道,南宫清消失在天下会之中,月白色长袍女子一直没有什么动作。

  在月白色女子看来,能如此干脆利落擒下南宫清的,只有神魔。

  但当世神魔,月白色长袍女子不说全部认识,可最起码都听说过。

  而天下会之主雄霸,月白色长袍女子之前,根本闻所未闻。

  再加上之前,通过推演之术,耗费寿元,推演南宫清位置,受到国运所阻,让月白色长袍女子根本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清儿...”

  “为师一定要救你!”

  月白色长袍女子心里有了决定。

  “来人。”

  “将清儿的一缕头发拿给我。”

  月白色长袍女子说完不久,便有慈航静斋弟子便将一缕黑色发丝递上来。

  “推演之术...”

  月白色长袍女子望着这缕发丝,陷入沉吟。

  慈航静斋的推演之术,除了能够推演天下大势外,更能推演某个人的位置。

  甚至,凭借推演之术,借助发丝,精血等物,直接推演其主人此时此刻的具体状态。

  在月白色长袍女子看来,因为有国运想阻,无法推算出南宫清的位置,但完全可以跳过这个,间接的推演此时南宫清的状态。

  然后再以此为线索,得出南宫清更多信息,最后推出南宫清的具体位置。

  只不过,后者对于寿元的消耗,远胜与前者。

  因此,月白色长袍女子一直在犹豫...

  但此时,月白色长袍女子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推演之术...”

  月白色长袍女子借助手中南宫清的一缕发丝,她的心神开始攀升。

  “这里是?”

  月白色长袍女子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地牢之中。

  “清儿?”

  月白色女子第一眼便看到被关在地牢之中的南宫清。

  而然。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紧接着。

  一股极端的情绪汹涌而来。

  绝望!

  挣扎!

  扭曲!

  痛苦!

  生不如死!

  月白色长袍女子脸色狂变。

  “剑心?”

  “剑心破碎了?”

  月白色长袍女子万万想不到,南宫清的剑心竟然破碎了?

  “究竟是谁?!”

  月白色长袍女子深吸一口气。

  此时此刻,她通过推演之术,耗费寿元,跨院万里距离,降临到南宫清身上,能够感知到南宫清曾经感知过的一切事物。

  所以,第一时间,月白色长袍女子便想感受,南宫清为何会如此...

  只是。

  下一刹那。

  月白色长袍女子看到了一道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横亘在南宫清记忆之中,宛若一柄魔剑,顶天立地,散发着盖世魔威!

  “这是?!!”

  月白色长袍女子神色间,第一次露出惊恐。

  ...

  与此同时。

  帝踏峰上。

  月白色长袍女子猛地睁开双眼,吐了口鲜血,脸色煞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