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监督 > 第六章:表面教徒
  环境对的人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如果是在宗国的高校,过着疗养院般生活的研究生们,放寒假不是在谈恋爱就是在打游戏,具体情况视性别而定;然而在米国的私立高校,研究生们的假期则丰富多彩得多,可能是在研究中心参加研究,也可能是在大型公司跟进项目,具体情况视能力而定。

  林田海的导师伍兹·帕克在整个经济学界都颇有名气,跟很多机构有合作关系,本来这个假期希望自己的得意门生可以独立主持一项调查,但林田海却表现得十分谦让,将机会让给了别人。

  不要以为老板给活干是压榨,不知道多少研究生、博士生眼巴巴地等着老板给活呢,林田海之所以没接下来,只是觉得自己分心二用很可能两边都干不好,“老板,就当我是青春期到得比较迟吧。”

  “没关系,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想过退学去搞乐队呢。”越是顶尖名校,教授们越不会摆架子,因为自己的学生中很难说会不会冒出一两个大统领,美联储主席之类的,大家都是朋友相交。伍兹·帕克对林田海特别看好,所以有时候甚至会带他去参加某些聚会,这可是“门徒”才有的待遇。

  林田海挑了一下眉毛,“这是音乐界巨大的损失。”

  “行了,小子不用再这拍我的马屁了,待会儿早点儿回去休息。前进的路上看看沿途的风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千万不要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停下脚步。”学霸跟学霸也是有区别的,伍兹·帕克不会对书呆子型的学霸抱有期望,那些人出来了也顶多当个经理人、会计师,而这个学生却有着成为弄潮儿的资质。

  “放心吧,您给我安排的工作肯定及时完成。”林田海耸耸肩。

  “我对你的期望远不止于此。”伍兹·帕克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相当严肃。

  当今经济学界有两大派系,一个是以剑桥大学为中心的干预派系,两位掌门人亦敌亦友共同执掌权柄,门下冲锋陷阵的亲传底子多为涵国人和因度人。另一边则是以米国东海岸几大商学院为根基的货币派系,波特老仙站在背后悄悄擘画一切,而出来行走的则以米国本土学者为多。双方的斗争不止是学术斗争,更是游戏规则制定权的斗争,所以新鲜血液的加入尤其重要。

  林田海对自己的人生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因为他觉得按部就班地活成自己想象中的样子会很无趣,所以此时只是点头,并没有说任何表忠心的话。等到目送教授上车离去,他便拦了一辆的士去下西区了。

  下西区沿河的公寓楼基本都是新建成的,跟上东区完全是两个风格,林田海下车之后门口的管理员立马点头跟他打了声招呼,还特地帮忙按了电梯的按钮,显得很熟悉的样子。他则是熟门熟路地上了十六层,摸出钥匙打开了最里面的一扇门。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又去哪里鬼混了?”穿着睡袍的山多拉·达达里奥,睡眼惺忪地从沙发上爬起来,一看就知道她刚才小憩了一会儿,“要是被我闻到你身上有奇怪的味道,或者发现其他女人的头发,可饶不了你。”

  “跟帕克教授吃了顿饭,所以才会弄到这么晚。”林田海换好鞋子后把大衣脱下来挂在架子上,围巾则是随手扔在了沙发上,那模样就跟回了家一样,事实上他在这里住的频率不比住他自己租的公寓低,“让你帮我借的器材,有消息了吗?”

  “器材只是小事罢了。”山多拉·达达里奥是个演员,好几年前就参演过电视剧,而今年才刚过完二十一岁生日就开始接拍电影了,虽然只是饰演配角也很有牌面了。作为在圈子内混饭吃的人,她认识很多专门从事电影拍摄的,借点器材出来用几天没任何问题。

  “对你来说当然是小事,对我来说可不是。”林田海翻了个白眼,这女人的爹是曼哈顿地检,权利之大足以让某些所谓的上层人士拼命巴结,有传言说过不了多久还要晋升成专员,她爷爷就更厉害了,人家是纽约州的州议员,这种家庭里出来的大小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用给钱的,拿你两个破西瓜,不,借你几台破机器算什么。

  山多拉·达达里奥自动忽略了林田海的调侃,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你这么突然地说要拍电影,是不是又勾搭了小姑娘想讨人家的欢心?”不是她非要把人往坏处想,而是这家伙前科太多。

  “当然不是,被个意裔天主教的娘们惹毛了,非让她知道上帝是不存在的。”人在搞事之前必然要先找好理由,林田海总不能说他是一时心血来潮,“而且你干嘛要加个又字,除了讨你欢心我就再也没……”

  “滚,我还能不知道你么!而且我也是个意裔天主教娘们,是不是也把你给惹毛了?”山多拉·达达里奥躺在沙发上揣了旁边这混球一脚,她自己就有八分之三的意大力血统,并且也是受洗的天主教徒。

  “天主教徒也分真教徒和表面教徒的,那女人是真教徒,眼里只有上帝。”林田海严重怀疑萨布丽娜·费拉拉是学神学把脑子学坏了,不讲逻辑不讲道理,“你就不一样了,属于表面教徒。”

  山多拉·达达里奥肯定不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不然也不会二十岁就上了某人的贼床,不,贼船,“你要死了,这种浑话也就在我面前说说,万一被我母亲听到了非把你的那条腿打折了不可。”

  其实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天主教的信徒已经越来越不在乎那些陈规旧律了,比如某个名叫杰西卡·阿拉巴马还是阿什么巴拉的女演员,就一直在卖天主教虔信徒和乖女孩的人设,结果未婚先孕不说,跟不同男人的录影带还被爆了出来,搁在几十年前可是要被执行石刑的。

  “别说那些了,先让我看看设备。”林田海搓了搓手,往旁边靠了一下。

  “东西还在仓库里,你用的时候自己去拿。”山多拉·达达里奥摆手道。

  “不对吧,这里不是有一对大灯吗,我来看看白不白,哦,是亮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