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降魔专家 > 85 杀人魔(十九)
  让那些曾经尽折磨他者的,以他者的恐惧,和痛苦,以及绝望为乐的人,被更加巨大的黑暗所吞噬――这就是受害者们仅存的执念,或者说是诅咒。现在的他们已经变得只能思考这种事了。过度剧烈而又长久的痛苦将他们的心灵撕得粉碎,事到如今再去告诉他们什么是希望,什么是,他们也没有理解的功能了。他们变得只会诅咒,诅咒将自己变得只会诅咒的加害者们。

  若是再去折磨他们,他们依然会有所反应。但那只是本能反,就好像往水池里扔石子,池水会产生波纹一样。他们早已紧紧地封闭了自己的心扉,痛苦和恐惧也仅仅是被动的反应。

  到达这个地步,蚁之主似乎也失去了继续亲手折磨他们的兴趣。

  他决定将受害者们推入最后的处理环节。

  井上直人结束了自己的叙述。

  “原来还发生过这种事……”徐盛星面沉如水地自语道,他的头发和体上隐约出现了火花,好像即将爆发,但还是堪堪控制住了。

  然后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巡逻员,后者浑一抖,却又不敢动弹。

  “你读取了这些记忆,真亏你能这么快恢复过来。”我对井上直人说。

  “在意识到这处据点的空气中到处徘徊着痛苦的回忆以后,我就为自己读取记忆的能力重新设置了阈值。若非如此,刚才肯定就昏死过去了。”他回答,又仔细看了看我,“你之所以会想要杀死蚁之主,是因为你从某些渠道中得知了这里的事?”

  徐盛星也看了过来。我没有回话。如果在这里承认此事,就容易牵扯出来更多的问题。但如果不承认,我又暂时不知道如何将无貌杀人魔在这处据点做过的事全部揽到自己上来。因此宁可沉默。

  同时,我的脑子里也有很多有待处理的信息。

  井上直人的叙述让我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貌杀人魔的“成因”。我想,无貌杀人魔之所以会诞生,就是基于这些受害者的诅咒。他们听说了无面人和无貌杀人魔的传闻,又疯狂地希求有谁能够代替自己,对残害自己等人的蚁之主和工蚁们施加同样残酷的报复。他们符合都灵医生所描述的“地下狂集会”的所有特征:不借助网络,人数至少在二百以上,心态狂,定期交流,持续时间长。唯一与我想象中的画面所相悖的是,这里没有宛如非法宗教一般的真正的集会,有的只是一群心残破不堪的受害者而已。

  这么说或许很残忍:虽然他们希求我来拯救他们,但是我没有拯救他们的义务。只不过,我也忍不住设想,如果我能够来得早些,那就好了。或许混迹在受害者们中间的与蚁群敌对的人,也未必真的就是好人,但这里肯定也有过很多无辜而又良善的人。如果我能够早些救下他们就好了。

  另外,我心中还有一处疑惑的地方。假设无貌杀人魔之所以杀死徐全安,是因为徐全安对此事有所参与,那么无貌杀人魔为何会如此痛快地杀死他?

  无论是遵循怪谈的内容也好,遵循受害者们的诅咒也罢,无貌杀人魔都应该像是怪谈所描述的一样,将目标拖入影的世界,反复地施加生不如死的拷问,直到心满意足以后才将其丢弃。而那种一击必杀的手法也未免过于便宜参与者了。难不成徐全安与这里的事件无关?

  “你在记忆中是否看到了蚁之主的真面目?”我问井上直人。

  “没有,他戴着面具。”他摇头,“其他工蚁也是。没有人愿意被受害者们看到自己的真面目。”

  但即便是遮掩自己的真面目,也无法逃避无貌杀人魔的追踪。因为,如果无貌杀人魔真的继承了我的所有技术,那么他肯定也能够凭借蚁之主和工蚁们的体细节特征,将其从渺渺人海之中识别出来。

  “懦夫。”徐盛星如此评价他们,然后皱起眉毛,“等等,有点奇怪。”

  他环视周围,“这么多人被折磨,其中的负面感应该会形成大量死气,继而被相关部门观测到才对。而如今非但没有演变成那样,残余在这里的死气量也少得奇怪。”

  闻言,井上直人解答道:“我在读取那些记忆的时候,在记忆中看到了一些奇怪的装置。”

  “奇怪的装置,是指?”徐盛星问。

  “像是我在局里定期举办的讲座里看到过的……采集死气的装置。”井上直人不自信地说。

  徐盛星恍然道:“蚁之主折磨那些人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采集新鲜的,高纯度的死气吗?”

  “我听说蚁之主的手里有着黑暗河狸装甲,但是为了镇压过去黑暗河狸的领袖所遗留的灵魂烙印,需要足够量的高纯度死气。”井上直人推测道,“会不会是为了这个?”

  “黑暗河狸的领袖早已死去,如果只是为了镇压他遗留的灵魂烙印,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死气。”我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回答,“甚至于,别说是他遗留的灵魂烙印了。哪怕他还活着,这么多的死气都足够拿去镇压他本人的灵魂了。”

  不过,这种话就跟手枪可以打死我一样。手枪确实可以打死我,前提是打得中。

  “你之前说到,蚁之主准备将受害者们推入最后的处理环节。”徐盛星看着井上直人,“最后的处理环节是什么?就是杀死而已吗?好歹也是两百多人的尸体,想要处理也没那么轻松吧。”

  “这……”听到这个问题,井上直人的面孔不自然地扭曲了下,像是有人往他的肚子上来了一拳。

  徐盛星追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井上直人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长长地呼了出去,然后平复下来,说:“在这里。”

  说完,他走向了收容室的最深处。

  最深处还有一面铁门,通往更深处的房间。他直接用为灵能者的蛮力破坏了锁芯,然后推门而入。我们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这处房间里也被黑暗所笼罩,所以徐盛星又扔出了火焰。火焰向上方飞出,好像口香糖一样粘在了天花板上,又宛如吊灯般为房间全局提供可靠的照明。

  这处房间宽敞得令人联想到室内篮球场,地板和墙壁同样是光秃秃的水泥,正中央有一个水池。而水池中盛放的并不是水,反倒是满满当当的灰。有些灰呈现出块状,应该是原材料被烧成灰以后没有敲碎的缘故。但是借助某些灰块的形状,我得以分辨出来灰的原材料是什么。我的思维有一瞬间变得空白。

  这些都是骨灰。

  在看到这些骨灰的瞬间,徐盛星的脸色顿时为之巨变。他陡然看向了井上直人,“这些灰,都是活着的,是吗?”

  后者沉重点头,“是的。”

  饶是经百战到了徐盛星这种地步的人,也终于把控不住愤怒的缰绳了。他猛地握紧了双拳,室内的温度顿时往上攀升,好像成了桑拿房。

  “冷静。”我说。

  他蓦然看向了我,目光仿佛能够烧穿钢板的高温线。我怀疑他有那个意思的话,是真的能够从眼睛里出高温线来的,而且他肯定真的想要这么做。虽然他从刚才开始就绝口不提“我”杀死徐全安的事,但他肯定没有忘记过。只不过他终究是能够在关键时刻让理智占据上风的男人,在这里与我发生冲突的话,也只会带来坏结果而已。他长出了一口气,随着这一出气,房间的温度又降回去了。

  我看向了井上直人,“浩劫病毒?”

  “是的,浩劫病毒。”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在受害者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麻木,再也无法感受到痛苦的时候,蚁之主便将他们推入了最后的处理阶段:为他们注浩劫病毒,然后将其烧成灰烬。灰烬内部仍然有着受害者们的清醒的灵魂,每一粒灰烬都是活着的,并且都能够无时不刻地感受到烈焰烧的剧烈痛楚。而池子的底部则有着采集死气的机器。如果没有人前来解救他们,他们就会一直痛苦到时间的尽头。”

  被做到这种地步,就真的再也没有希望了。

  这是地狱,真切地出现在现实中的地狱。甚至比某些神话中所描绘的地狱更加深邃。谁都无法拯救他们了,连神也不可以。如果硬要说还有什么能够带给他们希望,那就惟有死亡了。

  “我来吧。”徐盛星说。

  我走到了他的前面,“不,我来。”

  “你?”他的声音从我的后传来。

  我拿出了火焰手,然后走到骨灰池前面。虽然我来晚了,但或许,还有那么点我能够做的事。我将手戴到右手上,然后伸出右手,掌心朝上,灼的火焰升了起来。然后,我将火焰投入了骨灰池中。

  灵能火焰像是遇到了油一样快速地蔓延开来,并且深入了骨灰池的底部。困在灰烬中的灵魂,如此便能获得解放。

  谢谢你,无面人。耳畔好像响起了从远处传来的幻听般的声音。

  片刻后,火焰像是燃料耗尽一般熄灭了,骨灰池嘶嘶地升腾着气。井上直人告诉我,空气中痛苦的回忆已经悉数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