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六百八十章 人、妖、神
  结晶矿山?

  神还要让人挖矿,逼格一下子就下降到了黑心煤老板的水平。

  “为什么要让人去矿山挖矿?”唐洛问道。

  神使痛苦地张了张嘴巴,没能说出声。

  神让人挖矿,不是千百万年来,一直在进行的事情吗?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频繁,要求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许久之前,不对,应该说只在几十年前,神的要求都只是不断持续补充奴隶去挖矿而已。

  就是奴隶的数量不断上涨。

  上次,神使来访,便是带着天神的神谕而来,征发五万青壮前往矿山挖矿。

  这次时间如此短不说,数量更是增加了一倍。

  就算开阳皇朝幅员辽阔,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这次咬咬牙,还能搞出来,下次呢?下下次呢?

  司重恨不得站起来大声疾呼:“真的一个都没有了!”

  不过就目前来说,这个原本足以让他一夜愁白头的事情,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

  马上就要以死卸任了,司重甚至涌出了一种轻松的感觉。

  “看来你不知道,那神灵住在哪?”唐洛继续问。

  神使摇摇头,他作为神使居无定所,天神有需要的时候,自会呼唤他。

  “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唐洛拔出玄变之剑。

  神使向前栽倒,痛苦地蠕动着,像是一条毛毛虫。

  “那个谁,这人交给你了。”唐洛指了指司重。

  司重愣了一下,随即走到神使面前,他低头看着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神使:“我的孩子,是你杀的?”

  他原本以为,那是天神对他们的警告和考验。

  可是,神使刚才一无所知的模样,让司重怀疑了。

  天神,真的会用这种办法吗?

  不是说天神仁慈,天神是高高在上,无比冷酷的存在。

  他们的眼中真的会有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吗?

  “不,不是我!”神使哀嚎着,“天神吩咐我,要让你们更加听话。”

  “这么说,具体怎么做,是你的决定!”司重拔出佩剑。

  神使不说话了,剧烈的痛楚让他的脑袋和思维没有那么清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可是,要让他把责任推到天神身上,他也不敢。

  不需要回答,司重已经明白,他举起佩剑,砍向神使的脖子。

  像是切割在厚实老旧的皮革上,剑刃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不算深的白痕。

  司重不管不顾,一剑接着一剑挥下,像是在伐木一般。

  不多时,神使的脖子就多出了一道伤口,正在慢慢扩大。

  流出的黑红色血液稀少,已经无法再“填补”伤口。

  随着司重的劈砍,伤口逐渐狰狞。

  神使痛苦的声音也渐渐低弱。

  一点点被人砍死,带来的痛苦不亚于刚才的雷霆加身。

  终于,神使的脑袋和身躯锋利,司重手中的剑上,沾满了血污。

  “力气挺大。”敖玉烈说道。

  “嗯,这个世界,普通人的力气应该都比较大,不然这些建筑也建造不起来。”猪八戒说道。

  一般人拿着锋利的兵器,要砍下神使的脑袋可不容易。

  哪怕是神使在濒死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对方一开始的身躯,坚韧程度可以跟敖玉烈这条龙比肩。

  司重没有什么强壮的身躯,在仇恨的支持之下做到这一点,再观其他将士。

  可以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凡人,力气普遍比较大。

  一个普通人来到现实世界就是一等一的大力士。

  砍死了神使,司重跌坐在地,拿着有些钝了剑,低语一句:“司家不孝子司重,无言面对列祖列宗。”

  就要抹脖子自杀。

  愤怒让他亲手杀掉神使,司家肯定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等等,贫僧有事情要问。”剑没有落下,唐洛阻止司重,“还有,你家人在哪,贫僧一块带走吧。”

  司重愣住,眼中迸发出夺目的神采。

  半个时辰后。

  广场上留下一群一脸懵逼的臣子。

  事情是这样的,神使来了,神使被炼气士和妖魔一块暴打,最后神使被他们的皇帝砍下了脑袋。

  接着,皇帝留下罪己诏,将罪责完全承担,带着不算兴旺的司家,跟炼气士妖魔们一块跑了。

  事情发生太突然,都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

  别说裤子,连裤带都来不及解。

  “先,先把神使大人的遗体收拾了。”三公九卿士大夫,位高权重者必须要出来主持局面。

  一定要把司家定为千古罪人,往死里骂的那种。

  要在天神面前表现出足够的态度,嗯,还要派人追杀。

  能不能追杀到两说,反正事情肯定要做。

  另一边,唐洛他们司家一群人来到一处山清水秀,人迹罕至的山谷。

  把他们安顿在这里。

  这个世界的种种情况,司重作为开阳皇帝,当然了解。

  除了对五指山一无所知外,关于天神,关于炼气士,妖魔,还有他们的历史,全部都一一告诉了唐洛他们。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炼气士啊……”唐洛感叹一句。

  炼气士这个称呼,唐洛他们并不陌生。

  实际上,包括他、猪八戒、敖玉烈乃至哮天犬,其实都是炼气士。

  炼化天地元气为己用,许久之前的山海界,对于这些人的称呼便是“炼气士”。

  后来修炼门派越发出世,逐渐形成“仙门”概念。

  再加上天庭成立,将人、神仙的界限分明。

  炼气士这个词也在漫长的岁月中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修仙者”、“修士”之类的名称。

  没想到这个世界,倒是回归了比较原始的称呼。

  妖魔的话,根据司重的描述,还有那些或者写意,或者抽象的画像,基本可以判断,就是妖怪,精怪。

  此方世界的统治者,天神。

  不是单独的一个,而是一群,他们居于极为高远的“神界”。

  凡人不可探知之地。

  司重小时候有幸见过一位天神降世,尽管心中恨着天神,但司重回忆起来,也不得不承认。

  天神高大俊朗,有着极为完美且充满神威的身躯。

  哪怕天神跟人类在外貌上没有任何区别,可光看一眼,就知道他们的确是高高在上的神,跟凡尘中打滚的人天差地别。

  天神和凡人之间的差距,比司重这个人间帝皇和乞丐之间的差距,还要大上无数倍。

  他们是无可抵抗的强大存在,天地间唯一的主宰者。

  司重和天神之间有着杀子之仇。

  唐洛他们被认为是“逆神者”,站在司重面前。

  司重也没有勇气说出跟唐洛他们一块逆神的想法,杀掉神使就耗尽了司重毕生的勇气。

  现在他只想跟着家人多活一天是一天。

  唐洛师徒肯定没有硬要把烂泥扶住墙的想法,了解到该了解的情况后,直接飞起。

  前往天神和人类联系最为紧密的地方——结晶矿山,也可以叫做矿场,区别不大。

  结晶矿山并非是一处地方,而是多个地方。

  开阳皇朝,是广袤大地上唯一的皇朝,实行类似于分封制的制度。

  除了开阳皇朝外,还有诸多附属诸侯国。

  开阳君主为皇帝,称呼为“陛下”,诸侯国君主是国王,称呼为“大王”。

  另外还有各种“未开化的部落”,根据方位,分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时常侵扰一些诸侯国,甚至膨胀了还会侵扰开阳皇朝。

  但也仅仅是侵扰而已,构不成大威胁——至少对开阳皇朝来说是如此。

  一些国力贫乏,位置又不太好的诸侯国,应对比较困难,就会向开阳皇朝求助。

  开阳皇朝负责保护诸侯国安全、调节诸侯国争端的同时,也受诸侯国供奉。

  像征发青壮一事,如果开阳皇朝狠一点,甚至可以把压力完全转嫁到诸侯国上。

  司重不够狠,没有这么做过。

  这让他在诸侯国中的评价不错,相比起父辈、祖辈要好太多了。

  司重的爷爷,可是被一些诸侯国暗中叫做“死扒皮”的。

  凡间基本格局就是如此。

  回到天神那边,他们需要凡人挖矿,挖出某种特殊的结晶,具体作用不知。

  目前司重所知道,有着特殊结晶石的地方,一共有五个。

  三座是开阳皇朝境内,另外两座分别在两个诸侯国中。

  现在唐洛他们前往的,是最近一处名为“宁虚矿场”的地方。

  有超过十五万奴隶在此挖矿,并且每年至少都会补充近万人,才赶得上奴隶的消耗。

  凡是被丢来挖矿的,哪怕是上次征发的无罪青壮年,也就是奴隶了。

  在开阳以及诸侯国,是实行奴隶制度的。

  没有人会在意奴隶的生死。

  矿场的管理者,同样也是人,他们表面上是开阳皇朝,诸侯国的子民。

  实际上地位只比神使差一些,国主见之,也不能拿大。

  矿场之上,管理者就是唯一的主宰者。

  他们只需要对天神负责。

  而天神,只需要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将足量的结晶矿石送到指定的地方就好。

  只要任务完成,管理者是什么人,干了什么事情,他们是不会管的。

  甚至,如果你胆子足够大,杀掉原本的管理者上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事情,其实发生过几次。

  其中一部分,被天神处理,死得极为凄惨。

  一部分,则是被默认,天神压根就没有追究。

  具体判定,也没个标准,似乎单纯根据天神的心情而定。

  当然,奴隶是不行的。

  一日为奴,终身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