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开工厂 > 第299章 若不杀你
  即便是距离尚远,仍然可以闻到一阵烧焦的味道,透过车窗,车窗外的到处都是大火后的断垣残壁,随处可见神情麻木一无所有的百姓。

  一场大火,不知夺去了多少人的性命,也不知道让多少人妻离子散,葬身火海。

  终于,马车在一片断垣残壁间停了下来,下车后,施奕文看着眼前的仍然冒着烟的废墟,他的心情显得有些沉重。

  又一次,施奕文的脑海中浮现出当时与张紫萱初见时的点滴,那是在衙门里,当时只有他一个人挺身而主。

  “小弟张静修,字子宣……”

  又一次,她的音容相貌都在眼前闪动着。

  怎么就没有认出她是女子呢?

  回忆着往息的点点滴滴,施奕文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有怀疑过,或许,这是现代人的固定思维吧,压根就不了解什么男扮女装。

  “紫萱……”

  默默的念着她的名字,施奕文只觉得的心底一阵刺痛,不仅仅是因为友人死于意外,同样也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心底对她那的那比的情愫。尽管竭尽全力想要掩饰,可实际上……

  只是君子之交吗?

  施奕文的脑海中想到她在决别时,目中滑落的那一滴泪水。

  谁曾想到,当初的一语诀别后,从此就是天人两隔了。

  “是你!”

  突然,一旁的声音打断了施奕文的思绪,顺着声音看去,他看到了张敬修,这才是真正的“敬修”啊。

  “见过张兄,您这是?”

  看到那边有仆人在那里忙活着,施奕文疑惑道。

  “刘家的人暂时还没赶到京城,所以我便代为处理一下,这也算是家事吧。”

  张敬修的语气低沉,他看着那边的十几口棺材默默的说道。

  “小妹可真是命苦的很,当年出嫁时所托非人,成亲当日受尽……”

  默默的看了一眼施奕文,然后他又长叹道,

  “现在,即便是走了,也,也寻不着完整的遗骨,火势太大,人,人根本就找不到,只,只是在佛堂里找到几把骨头……”

  说话时,张敬修的目中又流出了泪来,看着施奕文摇摇头。

  “其实,小妹从不曾想骗你,而且,她那天回去时,也是悲痛致极,只是,她总归是……命苦吧。”

  在转身将要离开的时候,他侧扭过头轻声说道。

  “回去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是的,这里确实不是自己应该来的地方!

  斯人已逝……

  默默的看着那边一长排棺材,施奕文的心里长叹口气,然后就坐了马车,在离开时,还是忍不住朝着那边看去。

  当施奕文来到西长安街的裕隆银行时,那边早早的就有人一直侯着,是努尔哈赤,因为今天的事情有些特殊,所以并没有带着他。

  “主子,刚才宫里派内官到庄里传旨,让您立即去乌纱胡同张府,给首辅诊治。”

  这边的刘锦江一听,一直将施奕文视为“神医”的他立即惊喜道。

  “哎呀,皇帝这可以真是有识人之明,老兄,你这次可算是交了好运了,要是把首辅的病治好了……”

  瞧着刘锦江的模样,施奕文心里长叹口气,你都四十的人了,喊我“哥”,不觉得的别扭嘛?

  “给首辅治病?”

  施奕文的心里涌起一阵疑惑。

  “这又是那门子事?”

  其实,这会施奕文更好奇的是,到底是谁知道自己会治病?是马自强?还是英国公?

  尽管心底怀揣着诸多疑惑,可是施奕文也只能朝张府那边赶去,毕竟,这可是皇差吧!

  待到了张府,尽管张府闭门谢客,可因为张家的人早就得了皇命,所以倒也没有人阻挡,施奕文就直接进了“相府”,然后在丫环的引领下去了后宅。

  “你就是那个施奕文?”

  当施奕文被人引入后宅的时候,刚进屋就看到端坐于堂中的老夫人,也就是张居正的母亲,现在首辅昏迷不醒,家里的事情都是老夫人作主。

  “在下正是施奕文,见过老夫人。”

  毕恭毕敬的冲着老夫人行礼后,施奕文感觉到她似乎是在打量着自己。

  兴许是好奇吧。

  “皇帝既然下了旨意,请来过来诊治,想来你必定有大国手的本事吧。”

  “这……在下略通些许医术。”

  “罢了,你到屋里给他瞧瞧吧……”

  待施奕文再次揖礼,进屋的瞬间,他的眼睛猛然一睁,目中尽是惊愕状。

  “首……”

  张居正居然好好的……躺坐在床上。

  看到施奕文时,张居正的脸色铁青,想要发脾气的他,却只能忍气吞声,指着一只凳儿说道:

  “你且坐下。”

  “首辅已经醒了?”

  张居正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只是冷冰冰的问道。

  “你是如何与紫萱认识的!”

  啊!

  心头猛然剧烈跳动,施奕文甚至不敢拿正眼瞧张居正。

  “敬修已经全告诉我了!”

  强压着内心的怒火,张居正盯着他厉声问道。

  “你居然敢,敢……”

  那些话他终究还是没办法说出来的,毕竟这牵涉到他的声誉。

  “回首辅,在下只是因缘际会与她认识,但于在下与他只是君子之交!”

  “君子之交……好一个君子之交……”

  张居正他抬起手指,指着施奕文斥道:

  “你、你、可知道,她,她就是你害死的!”

  也许是气极了,张居正说话时都喘着粗气,不过听着他中气十足的模样,施奕文差不多看出来了,首辅压根就没有病!不过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装病?

  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心情记较这个,对于施奕文来说,他更在乎的是另一件事——自己究竟是怎么害死了她。

  “首辅,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突然,张居正狂笑起来,这笑声让人听了不寒而栗。只笑的施奕文的心头发毛,待笑过之后,他的双眼盯着施奕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施奕文,若不是你,小女又怎么可能葬身火海,若不是你,老夫与她又怎么可能天人两隔,若是不杀你,又怎么能泄老夫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