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名门掠爱:冷少的契约新娘 > 第260章:俊俏姑爷,拜见岳母
  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艳阳高照了。

  昨晚闹了一整晚,她全身都汗津津的,昨晚她记得并没有洗澡啊,可是早上已经一股清淡的幽香。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www.qq717.com/ www.qq717.com

  所以,昨晚他给她洗澡了?

  低头埋进被子里看了眼自己,全身青紫红润的,一看就是经历了一场奋战。

  这个老男人,不着调昨晚趁着她昏睡着的时候又做了什么。

  不过就是做的什么,她也不清楚了。

  在衣柜里找了一大圈,终于找到了一件既不会太过于放张扬又能够配得上杜时衍的衣服。

  她的衣服都是杜时衍选的,颜色全部都是主打浅色系的。

  所以,顾小曼一般的穿着都是以白色,浅灰或者是米白为主,偶尔有几个粉红色的或者天蓝色的,顾小曼只觉得太过于嫩了,不适合她,所以一直被打入了冷宫。

  今天穿的这件是一件米色千鸟格的外套,里面搭配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浅蓝色的九分牛仔裤,白色的袜子,短款小皮靴,高高翘起的马尾,加上今天特意的化了点妆,橘红色的口红点缀。

  明眸皓齿,细眉轻扬,带着无限的生机。

  苏姨已经掌握了顾小曼的作息时间,每天差不多到了11点的时候才开始给顾小曼准备早餐。

  看着顾小曼打扮的和睦光鲜亮丽,苏姨不由的挑了挑眉头,“夫人,今晚是要跟先生约会吗?”

  顾小曼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其实也不算是,我……我今天回家。”

  “杜家?”

  顾小曼摇头,“不是,是回我家。”

  “怪不得。”

  怪不得?

  顾小疑惑的问道:“苏姨,什么怪不得?”

  “今天一大早,先生早的时候说问我如果第一次去中老年人家里需要带点什么东西,所以啊,原来是先生跟你一起回家。”

  说完,苏姨笑了笑,“哈哈哈,所以啊,这是要见岳父岳母,自然是要多注意的。”

  苏姨带着笑意的开口,顾小曼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明明心里告诉自己不着急,但是身体还是紧绷绷的,做什么都觉得好像是空落落的。

  总觉得心里不安,或者是她难道心里有期待,因为那个家?

  家……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杜时衍终于还来了。

  一看到杜时衍过来,顾小曼立马跑了过来。

  亲昵的两手环住了他的腰身,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下巴顶在他的胸膛上,声音轻柔的问道:“大叔,你回来了。”

  杜时衍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傻丫头,这么早就准备啊。”

  “嗯呐。”顾小曼点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想早点准备一点,怕一会儿太着急。”

  “大叔,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顾小曼眨巴着眼眸问道。

  看了眼自己的胸口,一个小小的椭圆形的米色印记,杜时衍低笑一声,“等我换件白衬衣。”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顾小曼一声惊呼,“啊!!!”

  粉底!我的粉底啊!

  他的白色衬衣上,印下的就是她下巴上涂抹的粉底液。

  她刚化好的妆啊。

  转身,顾小曼便‘噔噔噔’的跑上了楼,身后的杜时衍无奈的轻笑着。

  再次下楼的时候,顾小曼又重新补了补妆,杜时衍却在她补妆的时候,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了件衬衣跟西装。

  两人再次下楼,林彦知已经准备好所有的东西,正等在门口。

  上了车,一个淡然一个紧张,顾小曼两手紧绷着,整个都嵌入座椅上,安静的一句话都不说。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m.qq717.com

  似乎意识到了她的紧张,杜时衍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小手盈盈一握,他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感受到了他身体传来的温暖,顾小曼的紧张也随之安稳了下来。

  车子驶入了破旧的小区,随着那个熟悉的街道画面映入眼帘,顾小曼刚压制下去的紧张便再一次就释放了出来。

  她是真的紧张,这个家给了她太多的不美好的画面,她不想让那个自己一直活在那段过往中。

  她无法原谅的是她自己,是她没有那个命却偏偏要去争那份本不该属于她的家庭温暖。

  巷子太窄,车子进不去,杜时衍便将车停在了街道边,然后拿下东西,一只手牵着顾小曼另一只手拎着东西。

  中间无数次,顾小曼都想要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可是杜时衍直接一把就顾小曼拎了起来。

  如果不是她嘴唇上的口红太过于耀眼,他早就将她吃干抹净了。

  “小丫头,回家等着被收拾吧!”

  用力的推了他一把,顾小曼轻松逃脱。

  刚跑出两步,顾小曼扭头朝着杜时衍吐了吐舌头。

  傻丫头!

  杜时衍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丫头啊,年轻就是好。

  跟在她身后,两人亦趋亦步的上了坡,直到走到了一栋楼前,顾小曼停下了脚步。

  察觉到了他的靠近,顾小曼才指了指小区门口的阶梯,“大叔,小孩死后,我在这里摔倒过很多次,每一次磕倒了之后,谁都不会管我,我一个人就坐在这里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后来同小区的同学们陆陆续续的从我身边跑过去,我才擦了擦脸上的灰尘继续往前走。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别人家的父母都会告诉孩子要注意什么,哪里有坑坑洼洼,哪里会有上坡下坡,然后会在孩子磕倒的时候哄一下。

  可是,我从小就没有。

  小时候在孤儿院孩子太多,院长妈妈根本忙不过来,后来被领养后,开始我真的过的很幸福,我以为找到了家,再后来我好像是多余的,只要能活下去,并没有管你是不是开心,只要活着。

  可是,渐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活着对于我来说成了一种奢侈。

  我不想活成他们这样,一辈子窝在这里,庸庸碌碌,一辈子没有追求!

  学费,生活费,我都是靠自己打工去赚,可是哪怕这样他们都不放过我,因为我是女孩,因为他们养了我十三年,他们竟然想卖了我!他们竟然为了那点钱卖……”

  说到后面,顾小曼的声音已经颤抖了起来。

  大手轻轻耳朵环住了她的肩头,将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温度温暖掉她心里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