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966章 不论生死
  两天时间,一晃便过。

  山脚下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他们嘴上骂的欢,身体比谁都诚实。

  寂然与严长冠,一直待着没走。

  虽然,他们与武协暗中联合,同为一体。

  但也不愿意,因此而错过这种好机会。

  尽管,不在山中。

  但,有的听,总比没的听好。

  到了他们这般境界,寻常讲经,已经不能让他们有什么感悟。

  但陈阳讲经,不同。

  让他们,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很奇妙。

  明明只是照着经书一字一句的念,却能从这声音里,听出他所要传递表达的信息。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严长冠盘膝坐在山下,若有所思。

  黑夜降临。

  当太阳再一次升起,便是江南第一场道场分配的日子。

  韩木林早在第一天就离开。

  他们可以待在这里,韩木林不能。

  道场分配在即,他岂能待在对手的山下,像一条舔狗似的?

  况且,门派内许多事情,都在等着他。

  山顶。

  短短五千字的道德经,他念了一遍又一遍。

  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一股温热的暖意,自心间流淌。

  这是两天来,他所收到的信仰之力。

  几乎全部来自于这两千多人。

  而就是这两千多人的信仰,却堪比数十万人。

  皆因为他们是修士。

  修士的信仰,比普通人的信仰,要更加珍贵。

  “似乎,可以施展圣人之光。”

  但信仰还是太少了,即使施展,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信仰是一个非常缥缈玄乎的东西,不可量化,只可意会。

  陈阳内心自有观感。

  时光匆匆。

  转眼。

  已是天明。

  一辆辆车,此刻,正从市区开来。

  车队途径陵山大桥,向着陵山而来。

  头车,后座上。

  韩木林闭目养神。

  后面的车队,便是今日前来为他武协站台造势的人。

  不论人数,亦或地位,与陈阳,都不可相比。

  但,亦不差太多。

  儒教大师,佛门大法师,有五人。

  商贾巨富,可占江南省半壁江山。

  仙门、散修,同样不少。

  但比起陈阳,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

  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

  陈阳的造势,太过轰动,场面过大,前来站台者,没有一个是籍籍无名之辈。

  随便挑出一人,都可镇一方。

  韩木林想要超过他,除非能够请来超过十名大宗师,还得请来一位能端的上台面的妖族。

  这显然不可能。

  陈阳的背后,有道门,佛门,散修,仙门,商贾家族,武夷山妖族。

  甚至,还有军方。

  根本无法相比。

  所以,韩木林也不奢求太多。

  他只希望,不要比陈阳差的太多就行。

  毕竟,最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他请来的人再多,若是输了,丢的脸也更大。

  今日一战,韩木林信心非常。

  车子过桥,接近陵山千米处,这段公路,被临时封锁。

  车队缓缓驶入,陵山已经近在咫尺。

  “这便是陵山?”

  “听闻陈真人开坛讲经,不知可有机会与他探讨一二。”

  后面的车上,几名大法师,以及儒教的大师,望着晨曦下,宛如披上一层素衣的陵山。

  心头,对陈玄阳,充满了好奇。

  “此一战,必胜!”

  韩木林忽然睁开眼睛,说道。

  这一战,不仅仅是他们武协与道门的争夺。

  更是江南道场的第一场分配。

  双方各自拉来这么多的人站台,不论是谁,都输不起。

  山脚下,众人看见车子驶来,眯瞪的眼睛,也突然就清醒了。

  “终于要开始了。”

  “不知道陈玄阳要如何与武协定规则。”

  “武协请了很多人。”

  “不比陈玄阳请来的人少。”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

  车子,最终停在山脚下。

  下一秒。

  数十辆车,几乎同一时间将车门拉开。

  韩木林走下,面朝陵山,抱拳高声道:“武协,前来应战,请陈真人下山,与我确定最后的道场分配规则!”

  上百人,一字排开,站在韩木林身后。

  寂然与严长冠等人,也走过来,汇入人群。

  而山脚下的这些人,则是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这些修士,似乎是刻意释放的气势。

  此刻全部汇聚,给人非常大的压力。

  他们的确是故意为之。

  为首的三位大法师,两位儒教大师,精气神合一,引导众修士,向着陵山施压。

  方圆数百米,但凡行过,皆会感到一股沉肩的压力。

  山顶。

  陈阳悠然睁开双眼。

  山下的声音,通过微风传入耳中,清晰可闻。

  他淡淡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木锤,看着面前的众人。

  两天来,林语、白徐子,双双跨过七窍的关卡。

  陈无我等人,虽然没有突破,但已近在咫尺。

  那一层窗户纸,只要破了,立时就能跃过龙门。

  他站起身来,轻声道:“醒来。”

  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某种奇特的魔力。

  众人恍然一惊,旋即便是醒过神来。

  对于这些普通人而言,这一次听经讲道,如同大梦一场。

  置身于另一个陌生,却又令他们心神向往的世界。

  他们对于自己,对于人生,对于一切,都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

  似乎更为豁达了。

  而对于这些修士们而言,这一场开坛讲经,可谓收获颇丰。

  除了楼观台的一众道士外,其他人,无一不是面露惊奇之色。

  就是明一等人,也感到不可思议之非常。

  “讲经已结束,诸位施主可下山。”这话,是对那些普通人说的。

  他们站起来,虽然两天不吃不喝,身上竟然感觉不到半点的虚弱。

  相反,精力充沛,整个人都是精神奕奕。

  他们走后。

  陈阳道:“诸位,请随我一同下山。”

  他负手而行,向着山下,不疾不徐,一步一步的走去。

  当他们来到山下,那群普通人已经离去。

  远远地,陈阳便是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

  他眉目一挑:“示威?”

  云霄等人也是察觉到这股气势,蹙眉道:“欺我道门无人?”

  他刚要组织众人,陈阳道:“无妨。”

  他大步走去,顿时,这一片山林的灵气,随之调动,全部汇聚在他的身上。

  他此刻控制着整座道场。

  一个人,就是一座道场。

  他一步步走来,这股气势,也愈发壮大。

  韩木林一方的气势,被轻松抵了回去,并且反将其死死压制。

  五位大宗师级别的高僧与儒教大师,脸色微微一变。

  他们眼中,这年轻的小道士,身上竟是携有一股不可挡之势。

  即使合他们上百人之力,竟然也无法相抗衡。

  相距二十米。

  陈阳还在不断缩短距离。

  每走一步,众人便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又重了几分。

  当距离缩短至五米,韩木林等人只觉,呼吸都是有些困难。

  “陈真人好手段!”

  一名大法师双手合十,主动的撤去了这股气势。

  陈阳一笑,也撤去道场的气势:“彼此彼此。”

  五人不再言语,退到了韩木林的身后。

  云霄见陈阳一个人,就将对方压制,不由面露得意之色。

  你们人再多又如何?

  我道门一个人,就可以横推你们。

  双方以陵山为界,泾渭分明。

  陵山之内为道门,陵山之外是武协。

  韩木林道:“陈真人,你可确定,三局两胜,皆由你一人出面?”

  此话一出,莫说武协这一方,就是陈阳身后众人,也是惊讶不已。

  “他可真是自信,三场都自己上?”

  “他这是完全不把武协放在眼里。”

  “事实上,如果他能连胜,只需要打两场。”

  “你在说什么梦话?连胜?可能吗?”

  有人笑他自大,有人怒他嚣张。

  云霄几人,心里固然是有些不满的。

  这么重要的大事,陈阳也没有和他们商量过。

  但此时话都放了出去,也无法更改。

  只能听天由命。

  还能说什么?

  道场都是陈阳的。

  谁能指手画脚?

  何况,这小子能把一部常人听来枯燥乏味的《道德经》,都念得这么好听,这么有代入感。

  没看见楼观台这样地位超然的存在,都把道观关了,特地举家跑过来听经吗?

  就算没了道场,对他有什么影响?

  想到这些,他们忽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确定。”陈阳点头,向他身后看去:“请武协三人登场吧。”

  众人各自退开,留出一片空间,大约五十米大小,供他们交手。

  韩木林点点头,喊出一个名字:“秦秋!”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

  他叫秦秋,阳湖派大弟子。

  在阳湖派,地位超然。

  且,他早已七窍全开,踏入无垢。

  这些年来,一直筹备筑基的事宜。

  筑基,急不来。

  必须要让自己的状态,保持在最巅峰。

  而现在,就是他的巅峰。

  距离筑基,咫尺之距。

  若不全力准备,便是会出现许晨光那种,两次筑基都失败的情况。

  不过,就算所有地方都准备好了,也依旧会有失败的可能。

  “劳烦严会长与寂然会长。”韩木林道。

  二人点点头,走了出来。

  今日是道门与武协交手,他们二人,便是充当裁判的角色。

  不管他们是否暗中联合,但此时此刻,他们必然是公正的。

  这一点,道门也没有任何的担心。

  “二位。”严长冠道:“三局两胜,对战之中,若有一方认输,另一方不得再出手,否则视作无效。”

  “另,切磋而已,点到为止。”

  他刚说完,秦秋淡淡道:“他若认输,我自然点到为止。”

  陈阳抬眼,说道:“那就,不论生死。”

  严长冠与寂然一副淡然表情。

  显然也是见怪不怪。

  每逢道场重新分配,总会死人。

  这是不可避免的。

  倒不是故意奔着杀人去的。

  而是,同样境界下,双方都不肯认输。

  这种情况下,只有一方彻底的倒下,才能算作赢。

  这种时候,是最容易出意外的。

  所以,这种切磋,表面是切磋,本质上就是生死战。

  参与者,早已接受可能发生的一切意外。

  “阳湖派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一个秦秋。”云霄凝声道:“但就算只有一个秦秋,也不好应付。”

  当日阳湖派与陈阳交手的,乃是朱敏,同样是七窍修士。

  但与秦秋相比,差距甚大。

  金圆扫了一眼,目光在其中几人身上掠过,心下不禁一沉:“陵山武协能拿出手的门派不多,但陵山之外,却有不少。”

  “这一战,必须赢!”韩木林郑重嘱托。

  秦秋点头:“师傅放心,有我秦秋,武协不会输。除非,我死!”

  他语气很平淡,仿佛生死不值一提。

  他走入场中,看向陈阳。

  后者,也步入场中。

  刘元基拉住他,小声道:“你要是打不过,就赶紧认输,认输没什么丢人的,反正就一座道场,你能建一个,还怕建不了第二个?大不了到时候我借你点钱。”

  他一开口,旁边的道门弟子,都怒视他。

  这混蛋东西。

  还没开始打,就已经开始考虑陈阳输了之后的事情。

  你特么到底是哪一帮的?

  陈阳甩开他的胳膊:“今天,凡山道场,就是我道门的。”

  言毕,入场。

  四周声音渐弱,众人安静,全部看着两人。

  三局两胜。

  这一局,陈阳若是输了,那么,陵山道场,几乎不可能守得住。

  而若武协输,武协却还有机会扳回胜局。

  毕竟,武协有三人。

  而陈阳,只有他自己。

  “开始。”

  严长冠说道。

  “唰!”

  一道剑光骤然刺来。

  速度很快。

  剑光冰寒。

  连一声招呼也不打。

  陈阳稍显的有些慌乱,避开这一剑,连退开几步。

  他差点忘记,这不是普通的切磋,而是你死我活,我死你活的道场争夺。

  这里没有规则。

  唯一的规则,就是不顾一切的赢下来。

  看见陈阳慌措的步伐,武协众人嘴角多了一抹笑容。

  “嗡!”

  稳住身形,陈阳拔剑。

  面对冷漠像杀手般,出剑凌厉不留情的秦秋,陈阳一剑迎上。

  铿锵声下,巨大的力量让两人虎口都是一震。

  秦秋面无表情,继续杀上来。

  他是武修,主修拳脚刀枪剑戟。

  术法,他懂,但涉略不深。

  也因此,他更懂一个道理。

  绝对不能给陈阳机会,容他施展道法。

  否则,这一战,自己就输了。

  他一剑直刺,见陈阳与他拼剑,近身时身形忽然一转,剑口陡然调转,朝着陈阳脚下扎去。

  双手放开,紧握拳头,一拳砸向陈阳胸前,一拳砸向他的脑袋。

  两拳来势凶猛,拳风摩擦空气,有刺耳的声音响起。

  他突然弃剑换拳,陈阳意外,却不乱。

  “阳湖拳?”

  陈阳自语一句,手掌也是松开了骨剑。

  后腰微微向后弓起,一手探抓拦住胸前的拳头,一手上抬截住直奔面门的拳头。

  “啪啪!”两声,便是轻松的将这两拳给拍打了开。

  秦秋噔噔噔后退几步,没退一步,脚下地面都崩碎。

  他冷静的脸庞,此刻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

  “阳湖拳!”

  他感受的分明。

  陈阳方才那一刻,所使出的,正是阳湖拳!

  而且,是真真正正的正宗的阳湖拳!

  刚刚那近身短打,是他们阳湖派拳法的精髓,没有几十年的底子,绝对不可能使得如此得心应手。

  而想要练成,必然要有师傅悉心教导。

  否则自己练,容易练岔了路数。

  这怎么可能?

  他一个道士,竟然懂我阳湖拳的拳法?

  韩木林等人拧眉,秦秋看得出来,他们自然也看出来了。

  “阳湖拳有几分形似,但想用阳湖拳,击败我阳湖派的大弟子,未免痴人说梦!”

  韩木林轻哼。

  秦秋弃剑使拳,是有其原因。

  而陈阳也弃剑换拳,明显是打算用他们最场上的本领,击败他们。

  陈阳后背弓起,身子略显低矮,摆出一个小拳架,对他勾手:“来。”

  秦秋摆出相同的拳架子,与他步步逼近。

  两人双目对视,眼神稍有变化,便可察觉。

  陈阳的目的很简单,就如韩木林所想。

  用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阳湖拳,将之击溃,让他们体会到武协与道门的巨大差距。

  让他们明白,不管对手是谁,不管你们有多少手段,在我面前,都不可敌。

  “踏!”

  秦秋脚掌踏地,拧出一个漩涡,声势浩大,身子斜着冲出。

  脚下所踩,地面崩裂,一身练功服有真气鼓荡,坚硬如铁,猎猎作响。

  拳脚修行到极致,一样可开碑裂石,杀伤力极大。

  两人迅速纠缠在一起,使得都是阳湖拳。

  他们出拳速度极快,叶秋舫等人只能看见两个人不断的在移动着,拳脚都好似残影一般。

  “嘭!”

  秦秋鞭腿扫过一块巨石,巨石立刻化作了齑粉。

  “嘭!”

  陈阳一拳将他砸飞,秦秋的身体拦腰砸在一颗需两人环抱的大树,大树竟是被他身体直接砸的从根部断裂。

  而秦秋却是从地上立刻爬起来,像一个没事人,继续冲上去。

  修到他这般地步,虽不敢说一身如冰肌玉骨,但寻常万物已难以伤害。

  “这就是修士吗?”叶秋舫俏脸微微泛白。

  即使已经见过陈阳在陵山湖迎战八方。

  但也不如此刻。

  这般拳拳到肉,且两个人,就几乎将方圆百米的环境破坏的不成样子,实在是太过震撼。

  一个修士道:“武协主修拳脚,破坏力有限。若是道门佛门相斗,莫说这点地方,恐怕就是一座山,也能毁掉。”

  “嘭!”

  秦秋再一次被陈阳轰出十数米,连续撞断了三棵大树。

  他站起来,七窍皆有鲜血溢出。

  韩木林脸色冷沉,身后众人,同样表情严肃。

  就连秦秋,都不能在他手里占到便宜。

  “认输吧。”陈阳轻声道。

  秦秋不理会。

  哪怕他不如陈阳,也绝不能认输。

  他再次冲上来,身在半空抬膝,撞向陈阳。

  陈阳不躲不避,直接迎上,小腿如鞭抽打在秦秋右腿,继而右手猛地一摆,“嘭”的一声音爆响起,宛如炸雷一般。

  右手背狠狠砸在秦秋的肩头。

  这正是阳湖拳的麒麟锤。

  秦秋被这一砸,身子从半空,以一种势大力沉之势直接坠入地面。

  若是秦秋与他玩剑法,或许还能多耗一段时间。

  奈何他偏要比拼拳法。

  论拳法,陈阳可谓集百家拳所长。

  武协对上他,主动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唰!”

  陈阳拔出骨剑,抵住还要爬起来的秦秋额头,冷冷道:“不认输,就死。”

  ……

  【两更12000字,今天状态不对,求下月票,明天起早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