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今天也是个好人呢 > 第126章 小可怜他超恶毒!(25)
  虽然预料到并且放任了事情的发展,可事后疼痛和羞耻的程度还是出乎了苏苜的意料。

  容玹准备的很周全,能完全裹住她的大衣以及德艺苑外那辆前后座之间加了隔板的轿车。

  如果他不是从前一天的白天做到了今天正午的话。

  按他的话说,是该回家吃一顿午饭之后再继续。

  尽管他没有让再多的人看到她,但昨天的司机依旧是今天的司机,家里的保姆也依旧是那个保姆,他们就算不看她,她也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已经被容玹搬运到屋子里的苏苜心底在疯狂呐喊,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

  “十天之内,明白么?”门外低声交代手下的容玹听见了屋里的动静,紧绷的表情瞬间便失了笑。

  “是,少帅。”手下偷偷抬眼多看了几眼容玹的笑容。

  虽然已经知道少帅在苏小姐面前有多么不同,但他还是很难将眼前这人和那个冷漠阴狠的少帅联系在一起。

  也许那个人只是少帅,而这个人......是苏小姐的少帅。

  容玹挥退了属下,亲手接过了保姆端来的滋补汤进了屋。

  他早有预谋,昨天就嘱咐了保姆,不然这炖了一上午的汤这会儿也端不出来。

  苏苜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坐在床上接受容玹的投喂,边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他。

  容玹忍不住俯身吻了吻她的眼睛,笑得有些得意。

  “姐姐,十天以后你就要嫁给我了。”

  苏苜瞪大了眼睛——好小子,跳过了表白约会也就算了,不声不响的就想娶她?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答应了?”她挑眉。

  “姐姐不是早便默认了?”

  苏苜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眼睛:“我什么时候默认了?”

  容玹将汤匙一口一口地喂进某人那张死不承认的嘴里,慢悠悠地和她一一细数:

  “姐姐明明知道我安排人去散播上门婿的传言,能制止却没有制止。”

  “姐姐放任我那些可以视作监视也可以视作保护你的人手,让我知悉你的一举一动。”

  “姐姐还知晓我做了些什么,杀了又害了多少人,明白我所有言行的真实目的......可是姐姐还是愿意帮中了枪伤的我洗澡,做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近的那个人,不是么?”

  “我们相知相伴这样久了,已经不再需要用过多的言语点破,姐姐也知道的,我守旧笨拙,不善言辞,”把喂完了汤的碗放到床边的小几上,容玹缓缓将俩人的十指相扣,专注而虔诚地看着苏苜的眼睛,“对姐姐,早已经是十成十的爱慕。”

  “如果你想要表白和求婚,我一定给你捧来最甜蜜的话语和最真诚的誓言,又或者是其它——”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www.qq717.com

  “总之,不论什么,我都会给你。”容玹笑了笑,状似轻松的神情,眼底却是与之相背的执拗与疯狂,“从前我便说过,姐姐去哪我就去哪,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小变态,”苏苜狠狠地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脑门,笑着小声嗔道,“这不是嘴挺甜的么。”

  这样默认的态度,容玹自然十分欣喜。

  “姐姐再尝尝,不就知道我的嘴甜不甜了?”

  “唔——”

  他说自己嘴笨只不过是在自谦,真正嘴笨得不敢承认,也不敢说甜言蜜语的,一直是姐姐才对。

  *

  苏府小院。

  悦悦被保姆牵着走进来经过苏苜房间的窗外时,突然懵懂地抬头看向保姆:“姐姐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响个不停。”

  保姆一个趔趄,将手握拳放到嘴边掩饰性地咳了两声:“悦小姐的耳朵真灵啊,这一定是床坏了。”

  “姐姐回来了吗?”

  保姆摸了摸她的头,笑容尴尬:“苏小姐回来了,和容少爷在里面修床呢......悦小姐先回房间里玩玩具,好不好?”

  悦悦没有说话。

  明明她已经十岁了,医生哥哥都说她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还要她玩玩具?

  还是医生哥哥最了解她。

  医生哥哥最好了。

  保姆看着甩开了自己的手独自回房的悦悦,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脑袋,又连忙拐进了厨房,不敢在苏苜房前多待。

  虽然她什么也听不见,可谁叫悦小姐耳朵灵呢?

  天知道刚才看见几乎一天一夜未归的荣少爷就那样抱着苏小姐回房的时候,她有多震惊!

  但更多的却是激动和欣慰。

  苏小姐也许不知道,但她这个局外人可一清二楚,容少爷真真是爱惨了苏小姐。

  偶尔她起夜的时候,都还能看到容少爷默默守在苏小姐的窗外,虽然不知道荣少爷在苏小姐房间周围的院子里装那么多陷阱是为什么,但总归是保护苏小姐到了极致,唯恐失去她的。

  还有两人闹了别扭的那段日子,好多次她出门采办都能撞见荣少爷独自一人在院门口遥遥望着苏小姐的屋子发呆,夜晚总是等到小姐屋里的灯灭了,他才会回到他的屋子里,然后成宿成宿地亮着灯。

  她也无意间远远望见过荣少爷和手下交谈,她知道荣少爷不是简简单单的苏府养子,但有时候他身上那股子令人胆寒的肃杀之气,又或是冰冷如霜的残忍模样还是叫她心惊不已,可又有像大雪消融般的时刻,俊美的男人会神色温柔地望向那个屋子,眼尾眉梢都是洋溢的宠溺和煦,她就知道,对于苏小姐,容少爷永远都会袒露所有的柔软,灌注全部的心意。

  而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还做了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保姆忆起她在做保姆之前,是个红娘。刚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两人能成,可是——

  容少爷也太不知节制了!

  唉,她还听到容少爷给了手下十天去准备婚礼,当红娘这么多年,她都还没见过这样猴急的!

  想到容玹有多不容易,又联想了一下年轻人的龙精虎猛等等,保姆默默地起了一锅灶。

  也给荣少爷壮壮阳吧。

  *

  “听说了吗?苏府养子明天就要和苏大小姐成婚啦!”

  “早就不新鲜了!你八成是没撞见送进苏府的那一长列车队的聘礼吧?这苏府养子可不简单啊!”

  “诶?那那位......秦大帅得力的那位呢?”

  “你这秀才真是关起屋子读书读傻喽!那苏城早便不是什么不能提的人了,秦大帅面前,他便已经不得宠了!人都已经被全城通缉,逃到天涯海角去了!听说是因为啊,大帅还有一个亲生儿子!八成是......”

  “私生子?”

  “大帅的私生子,那也是跟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没法比的!”

  “唔,那那苏城是无福消受美人恩喽。”

  “天啊——天啊!”喧闹的茶楼里,三两讨论瞬间被高昂的惊叫打断。

  来人上气不接下气,但他人缘不错,众人都好奇地看着他,静静等待他的下文。

  “秦大帅!秦大帅来了!”

  “秦大帅去苏府了!”

  茶楼内顿时一片哗然。

  苏府小院外。

  “我要见的是苏大小姐,不是你这龟儿子。”秦大帅一身戎装,看上去气势非凡,浑身都是上位者的气息,但却是意外的年轻,乌黑的头发里没有一根白,还格外的高大健壮,有着军人的挺拔严肃。

  那双和容玹极其相似的眼睛里蕴藏着的凌厉锋芒,让他看起来就如同一只高高盘踞在冰原之上俯瞰众生的孤傲白狼,是极致的危险和强大。

  但如若细看,却能发现他的眼底青黑,嘴唇也泛着不正常的淡紫色。

  秦大帅身后乌泱泱一大群神色冰冷的士兵更是和他如出一辙的冷酷,杵在那里就如同园子里多了几尊雕像,容玹看着他们只觉得多余,恨不得全都丢出苏府,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进入属于他和苏苜的小院?

  “她不在家里,秦大帅还是请回吧。”容玹看着对方,眸中清冷的不带一丝情感。

  秦大帅却是笑了,语气中带了几分讥讽:“你就和她住在这种简陋落后的院子里?”

  “和我回大帅府,省城各处的洋楼随便你挑!”

  容玹也笑了:“庸俗,你也就只配一个人住在洋楼里,孤单寂寞地让苏城利用女人钻空子。”直接了当,是毫不掩饰的讥讽嘲笑。

  秦大帅被戳中了痛处,还被落了面子,却只是沉着脸没有发作,但身上陡然锐利的气势叫身边的军官们都屏住了呼吸:“想故意将我气走?你也就这点伎俩。”

  “我没有女人,那也比你这戏子来做上门女婿来得强!偏安一隅,简直烂泥扶不上墙!”

  “如果大帅是这种满怀偏见的狭隘之人,恕我无法接待,慢走不送。”

  剑拔弩张的两人俱都一同看向了园子里的另一个入口,端庄秀美的女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站在那里,面对满园气势非凡的军队,她也丝毫不惧地迎上秦大帅深沉打量的目光,眼神中裹挟着薄怒,冷得像冰。

  秦大帅正满意地在心里点了点头,看到苏苜牵着的悦悦却是神情一变。

  他看向容玹,惊道:“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

  容玹用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看他:“您是觉得我九岁就能生孩子?”

  是啊,他虽然是他最大的儿子,可今年也不过将近二十。

  他不过也才四十出头。

  可惜已是命不久矣。

  苏苜走到容玹身边,让悦悦自己先回了小院,这才再次看向秦大帅,只见他神情变幻莫测,苏苜压了压容玹想让她也回小院的手,沉声道:“小泠在戏院过得很苦,就连现在,他也还在遭受着世人和您的非议,而我无力改变。”

  “我不管您是怀着什么目的来的,也请别绕什么弯子在这里挖苦他,有话直说罢。”

  容玹看着身侧挽着他的坚定地站在他这一边的苏苜,只觉得心下柔软,却又浑身充满了力量。

  明明这样小小一只,平日里娇气得不行,却会在保护他的时候竖起浑身的刺。

  “你就是苏苜苏大小姐?我未来的儿媳妇?”秦大帅却是和软了脸色,连声音都下意识地弱了几分,“如果我说,我此行是来阻止你们结为连理,你待如何?”

  苏苜笑了,笑容阴恻恻的露出了两边的虎牙:“我会给你扎一针,让你现在就死在这里,谁想要救都来不及。”

  秦大帅:......

  新晋儿媳妇好像比儿子更叛逆要怎么办?在线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