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毒舌扎心系统 > 0343 更是疑惑
  前路已经无法在继续。

  两人身前是一道断崖,就这样横在眼前。

  卢小鱼忽的握住了上官无暇的手,他的身体有些前倾,不得已伸出手,也没想到恰恰握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

  上官无暇将他拉退几步,挣开他的手,脸上闪过一丝羞涩,纤眉下,一双如水般的眸子,移到了别处。

  “谢谢…险些跌下去了。”

  走到断崖前,探出头去,下方深不见底,又有阴风吹来,显然通着什么地方。

  看对面,大约十来丈宽,是一堵峭壁,延伸而上七八丈高就是洞顶。

  “这就像是一个黑洞…”卢小鱼喃喃道。

  如需继续往前行,就需要从断崖下去,这黑洞就似一张大口,让人望而生畏。

  卢小鱼侧头看了眼上官无暇,说道:“小心…”

  跟在卢小鱼身后,一丝温暖落在她的心田,不由微微笑起,笑容里满是欢喜。

  一道蓝芒,一道红芒,从断崖上缓缓下降,越往下降,只觉周边的空气愈加寒冷,如此下飞了一段,依旧不见洞底,只有风萧萧的吹着。

  这洞中石壁一片漆黑,有着水渍,是附在石壁上的水汽,凝聚的多了,便沿着石壁滑下,有些大的水珠,贴着漆黑的石壁,就如一块凸镜一般,把卢小鱼与上官无暇两人映入其中。

  一颗,两颗,三颗……每一颗上面都有两人的身影,上官无暇就在他的背后,不由得挽住了卢小鱼的手臂。

  卢小鱼心中欣喜,却是不敢去看她,生怕这么一看,她就把手伸回去了。

  上官无暇的目光在那些水珠上,满是笑容,就像一个刚陷入爱恋的小姑娘。

  下方开始微微发亮,隐隐听潺潺流水,水面上波光粼粼,这些光是哪里来的呢?

  星星点点,一团一团,不知何物?只见这些星点飞到了身旁,这时看去,才发现,原是一团发光的飞虫。

  这光便是从中而来。

  这样一团一团的星光不少,散落在这地底,如一个个灯塔,照亮了这方世界。

  两人相视一眼,都不由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身处其中,仿佛置身于星河。

  “好漂亮啊…”上官无暇讶道。

  “是呢。”

  两人落在水流旁,这是一条地下河,河边有一条石道,一看便知是人为嵌成。

  沿着石道而去,走了一段,空间开始变的宽广,隐约见到一些雕像,或建筑。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两人的手依旧牵在一起,在星光下走过,两人的身影,划过石壁,走到了一座石桥。

  水流从石桥底下流过,跌进一个更大的黑洞,形成了瀑布。而石桥的另一端,有一座庄严的门。

  仅有一扇门,贴着石壁。

  这门是开着的,里面透着光,闪着。

  探头看去,原是一条甬道,两边石壁上有灯,冒着火光。

  在门口,上官无暇忽的停住,两人的手拉起,不由让两人都意识到什么,上官无暇松了松手,卢小鱼却收紧了手,不想松开。

  上官无暇一怔,心里一甜,见卢小鱼欲言又止,不由道:“你果真没恪守本分。”

  他脸瞬间通红,想要松开手,上官无暇的手却一紧。

  “小师叔,你这是…”

  她笑面如花,有些俏皮的道:“既然抓紧了,就不要放开了。”

  卢小鱼闻言大喜,不由开怀笑起,像个傻瓜似的,有些不可置信。

  上官无暇“嘘”了一声,拉着卢小鱼走到了门边,斜开的门后,有一具尸体,这尸体全身枯萎,像是干尸。

  这人身着着黑袍,在他的脖颈处两个血洞,血渍已经干涸,想必死了一段时间了。

  上官无暇心有疑虑,神色有些不解。

  “怎么了?”卢小鱼问。

  “从这人的穿着来看,他应该是血魔宗之人,怎的落到被人吸干精血的下场?”

  血魔宗之人,被人吸干了精血,这话听着就有些不对劲,但看这人的穿着,的确与当初在城隍庙见到的吴公公如出一辙。

  “这人真是血魔宗之人么?”

  “继续往前走就知道了。”上官无暇道。

  进入甬道,两边的石壁上全是壁画,连在一起仿佛就是连环画,画的是一位剑仙的故事。

  可这血魔宗的地盘,怎么会画有关剑仙的故事呢?

  越往后看,两人越是惊奇,在最后几副画中,画中人双眼血红,身上不断的渗出鲜血,与地下炎魔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最后一副画,见一片血海中,炎魔的头颅漂浮其中,画中人脚踏虚空,看着这一幕。

  卢小鱼忽的一惊,道:“你看这画中人…”

  上官无暇思绪之中,被卢小鱼忽的惊醒,此时看向卢小鱼所指的画中人,自然察觉到什么,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道:“是他!”

  这张脸是魂灯中那张双眼紧闭,三魂丢了七魄的男子,是他的脸。

  壁画的尽头有什么?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m.qq*717^.com/ m.q^q717.c^om/

  有一丝异样的光照进。

  “是阳光…”卢小鱼道。

  两人走到甬道口,此时日出东方,金光落在两人的身上,他们站在一块山壁平台上。

  两人被这忽如其来的日出震惊了,天的尽头,一轮红日慢慢升起,将天上的云彩印的金红。

  而下方,依旧有些昏沉,但随着第一缕阳光的落下,这片世界渐渐变得光彩起来。

  两人的脚下,是一片古意黯然的森林,而其中耸立着一座雄伟的建筑。

  隐隐见那游野僧正手持着禅杖敲击那大门,试图进入建筑之中。

  与其说它是一座建筑,不如说它是一座坟墓,它是一座倒悬的金字塔,在最底部,只有一道门而已。

  而游野僧正在攻击这一道门。

  可任他如何攻击,这门始终不破,察觉到上面有着禁制保护,一层如薄膜似的屏障若隐若现。

  “别撞了…”

  声音至后方传来,秃头大汉转头望去,见是卢小鱼二人,不由停下手来。

  他喘了一口气,有些苦恼的道:“我既然揭了榜,就要将这妖孽除去,即便是死,也要去做。”

  “她如果想要你命,你可能早死了。”上官无暇冷冷的说出这话。

  “在人前她总是这般高冷。”卢小鱼心中暗道。。

  闻言秃头大汉微怔,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这一会三人都陷入了沉默,都在思考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