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毒舌扎心系统 > 0108 狗血剧情
  “震阳见他义父脖颈上都抹出血迹来,当下连忙倒跃回船,哭道:我这就回去,义父莫要自残…”说到这里卢小鱼不再说,想必自己这番编造已经完全能够应付。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

  陈洛英听到这里也不再问,对这一切大致了解后,便随着卢小鱼走去,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聊起了这些年江湖之中的事情,半个时辰后便回到了小汤镇。

  这时谢震阳和谢雨婷早已收拾好行装,放上了马车,只等卢小鱼和陈洛英两人来到,便可出发前去南昆山。此时卢小鱼带着陈洛英来到,谢雨婷便给卢小鱼打了个手势,示意一切准备妥当,叫他放心。见此卢小鱼说道:“那就走吧…”

  马车慢慢驶过街巷,声音稍稍有些寂寥单调,拉车的马有两匹,马蹄敲击着地面,激起阵阵沙雾,渐渐的,马车出了城门。回首望去,这小汤镇已然变成了一座小城池,卢小鱼笑了笑,心道:“真是世事无常啊…”谢雨婷看他的脸色便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一刻握住了他的手,微微一笑,说道:“本想着隐匿一生,不在过问江湖之事,却不料又事与愿违,不过还好有你在身边。”あ奇奇小説蛧ヤ~7~1~7~(ωωω).qq7(1)7.com <首发、域名、请记住

  听见谢雨婷这般说话,陈洛英只觉师弟夫妇二人感情颇深。又想到卢小鱼和那李正的关系,凭着卢小鱼这样极重情意的性子,陈洛英当下不知是喜是忧?心想李正害过这么多人,牵扯这般广大,各大帮派都在想方设法找天音教逼问李正的下落,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各大帮派一直都在找天音教的麻烦。还曾诬陷天音教以夺刀为由,在那孤岛上设计了一场阴谋圈套,杀死了所有前去夺刀之人。因此天音教这些年来,损失惨重,所幸天音教教主一代人杰,竟然在群雄围攻之下,苦撑不倒。但事实上,各大门派隐隐知道,当年之事隐晦之处太多,白素素得以逃生带来的消息,足矣为天音教洗去冤屈,这也使得各大帮派虽仍然找天音教麻烦,但却开始处处留有余地。

  这人死了十多年,你说要为这些死人报仇雪恨,可以理解,但其中的恨意当真有当年那么深吗?想想看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叶花子和蒋思明那般还执着的一定要找到李正报那杀子之仇!大部分人其实只是惦记着屠龙刀而已。

  当然也有例外,就拿南昆山这边来说,若不是这事情和卢小鱼有关,他们早就放下,若不是心系武林安危,也不会处处插手,只不过是想让各方保持克制而已。

  陈洛英想了一阵,心中叹了口气,不再多想,见卢小鱼两夫妇神情上并无太多顾虑,当下了松了口气,说道:“这些年,真辛苦你们了…”他拉过谢震阳的手,有些激动的道:“看这孩子都长的这般壮实了…”谢震阳道:“陈伯伯,爹爹说我从小习武,身体发育的好,所以才能长的快。”陈洛英道:“哈哈,虽是从小习武,但能十二岁年纪就长这边壮实高大,真是叫人惊奇。”

  谢雨婷见陈洛英和谢震阳两人说着话,心道他想来喜欢震阳,心中喜悦,不由和卢小鱼相视一笑。卢小鱼见陈洛英两鬓斑白,额头上添了不少皱纹,整个人不由感伤道:“师哥,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我们一家三口百死余生,所幸还能见到你…我…我…”

  陈洛英见卢小鱼两眼湿润,说道:“要是师尊得知你还活着,怕是会开心的疯掉…”卢小鱼想起了那詹真人,不由眼泪又掉下来,卢小鱼每每到了这种情景就被激发了情景需要模式,这种眼泪是不能自己的垂落,卢小鱼心中不知骂了多少次。

  马车到了海边,将行礼搬上了船,一行人上了船,再往南行了几日,便到了长江口上。

  只听“叮”的一声,是系统提示音响起:“恭喜宿主卢小鱼完成回到中原任务,奖励经验值600,下一个任务为南昆山情景大结局任务杀死谢雨婷!经验值650点。”

  这一声提示音让卢小鱼一怔,心中惊道:“什么?杀死谢雨婷?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吧?要杀死自己的妻子?真是欺人太甚啊!要不要这样折磨人的?”

  且说这时候卢小鱼所乘之船刚刚入江,在那相州城外却开启了与蒙古军的旷世一战。蒙古军将相州城紧紧包围,让徐水寿头上如悬着一把刀似的,让他如坐砧扳,忐忑不安,那冲锋的号角就如夺命的梵音似的,在这相州城的上空徘徊。大家心知,如是让蒙古军夺了城去,这相州城中怕是会遭巨难,城中的百姓也都自愿加入了抗击的队伍之中,这些老百姓对于徐水寿并不信任,想着徐水寿山匪出生,说不定会弃城逃去,于是一个个对他没什么期望,反而把希望放在自身,只求多杀几个蒙古兵,好让对方知难而退。

  徐水寿见民众这般拼命,当下欣喜,更是坚定守城的决心,只盼着小汤镇那边尽快来援。

  坚守三日,双方各是死伤不少,蒙古军见久攻不下,当下起了退却之心,可朝廷上下的命令是叫他们不惜任何代价夺回城池,平定叛乱,这刻也不敢擅自撤退,于是派人求援,希望中山城那边出大军援助,一举攻破相州城。

  中山城那边应援,出动大军五万,军队行至北江桥时,怎料发了洪涝大水,那军队过桥一半之时,忽听“轰隆”作响,江水上游大水冲至而下,猛的将桥冲毁,这五万兵马瞬间一分为二,军中顿时骚乱起来,此刻,再听战鼓擂起:“咚咚咚…”在江左侧树林之中奔出万人的军队来,只见大旗上竖着“卢”字,这是小汤镇的人马。他们潜伏在此,只等元军过桥一半,便叫人毁了上游的堤坝,那洪水冲毁桥梁,叫他人马一分为二,这时对方军心混乱,小汤镇大军伺机攻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