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不过演戏 > 第四十五章 真相
  梁宁看着医院只是晃了一会儿神,就拿起钥匙下楼开车去了人民医院。

  一直到了医院,梁宁才想起自己就算知道她在医院,也不知道在哪个病房。

  还是拿出手机打电话,不过这次是给白辰打的。

  他赌白辰会接电话。

  事实上他也赌赢了。

  “哪间?”

  白辰轻说:“1108”

  “等我。”

  说完,梁宁就挤上了电梯,这个点医院人还是很多,梁宁倒也没有因为这个生气,可脸上的表情倒像是电梯里的人都欠他的似的。

  电梯小姐声音有一丝颤抖的问他:“先生,您去哪层?”

  “十一。”

  “好的。”电梯小姐按完按键之后又温声细语的问其他的电梯乘客。

  梁宁到十一楼之后,先去护士站那里问了一下1108在那边,顺便询问道:“1108病房里住的是谁?”

  护士表情有些怪异,说道:“先生,1108住的人您不认识,为什要去找呢。”

  梁宁有些尴尬。

  “好,谢谢你。”

  梁宁道完谢,转身去了1108,那个护士还是很纳闷,跟身旁的另一个刚从病房回来的护士闲聊着说这事。

  那个护士算是她前辈,低声跟她说:“别人问什么你就说,但是像这种病人隐私的事情直接说无可奉告就可以了,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知道了吗?”

  小护士点了点头,“知道了,姐。”

  说完,还是很八卦的问了一句,“姐,1108真的是影后啊。”

  另一个护士没说话,只是笑着看着她。

  ...

  梁宁站在1108的门口,看着门口外面的牌子,愣了一下,只有主治医师以及责任护士的名字,但梁宁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轻轻的敲了敲门。

  是潘乐给他开的门。

  一进屋,梁宁就看到了病床上的白娜,虽然他以前不怎么关注娱乐圈,但是对白辰的母亲的长相他还是了然于心的。

  蹑手蹑脚的走到白辰身边,白辰就坐在白娜床头的一个小凳子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辰。”梁宁轻声叫道。

  白辰慢慢的睁开眼,抬头看着梁宁,声音有些嘶哑,“你来了。”

  白辰好像想要接着说些什么,但是被梁宁用手给拦住了。

  “不用说,你好好就行,你知道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有多害怕吗?”

  梁宁像是抱怨,但更像是在撒娇。

  “对不起,我不想让你知道的。”

  白辰低着头,不敢接着看梁宁。

  “你不需要跟我说道歉。”梁宁说,“咱俩不需要这么见外。”

  白辰没说话,而是从凳子上起身,直视着梁宁,转身出了病房。

  梁宁很识相的跟在她身后,他知道白辰是要跟他说一些他不知道那些事情了。

  潘乐不知道白辰要做什么,但是也是很识相在病房坐着,看着白娜,心里想的却是人生世事无常。

  ...

  “你想知道什么?”白辰趴在走廊尽头的窗户上问。

  “不是我想知道,其实你说不说,我都可以的。”

  白辰轻笑一声,似是不屑。

  “我不说,你也会去查,是吧。所以我说不说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梁宁原本靠着墙,听到白辰这句话吓得从墙上弹起来。

  “没有,白辰,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

  “你来这不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吗?”

  白辰说完,从兜里拿出一包烟跟一把火机。

  梁宁愣了一下,小声说:“这是医院。”

  白辰摇了摇头,叼着烟把烟点着,接着趴在窗户上,只不过比刚才更往外些了。

  梁宁见状,也没敢说话。

  两个人尴尬的站在窗户边,梁宁心里有些难受,轻声说:“白辰,少抽点烟吧,烟到底对身体不好。”

  梁家没有人抽烟,就连跟梁家关系不错的那几个家族,也少有抽烟,在梁宁印象里,也就一个姚杏,但是姚杏最近在戒烟了。

  毕竟是个歌手,嗓子还是蛮重要的。

  不然他也不会在姚杏的茶几上撂棒棒糖。

  但是,白辰,他又说不得。

  白辰把嘴里那根还剩三分之一的烟拿手直接捻灭,梁宁心又猛地揪了一下。

  “会烫着手的。”梁宁皱着眉的说。

  白辰转身,背靠着窗台,看着梁宁一脸的担忧,笑着说:“梁小宁,别一脸我要死了的表情,笑笑。”

  梁宁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白辰。

  “真丑,还不如不笑。”

  白辰冷笑着说。

  梁宁愣了一下,说:“对不起。”

  “刚才谁跟我说咱俩不用这么见外,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梁宁诧异的看着她。

  白辰没有看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如你所见,白娜并没有像外界说的那样早就死了。她依旧有着平稳的生命体征,只是单纯的醒不来而已。”

  梁宁没说话,只是双眼充满着担忧,一直看着她。

  白辰接着说:“我虽然不喜欢她,但她是我妈,这个血缘上的关系就算看着她的脸都知道割舍不掉的。我从小就不喜欢她,别人家的小姑娘天天有妈妈给扎头发,买裙子。可她从来都不会这么做。

  为数不多的见面中,对了,说来你可能不信,自从她住院来算我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比以往在一起的时间总和都长。

  她不在意我的学习成绩,我那时候以为所有的家长对于自己的孩子考第一是会夸奖的,在学校的时候,我的同学都会问我你爸妈给你什么奖励了啊。

  我看着她们羡慕的笑脸,不知道是该羡慕她们还是嘲笑自己。

  一直到高一的时候,白娜聚众吸毒被抓这件事,我说不出当时是什么感觉,好像是释然。那个时候,我跟她其实已经将近两年没见过面了,过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或者去我一个姐妹的男朋友开的夜店去玩。

  当时说实话,我都庆幸她没去过我学校,我在我朋友同学之间还能抬得起头。“

  梁宁的心一阵阵的疼,他难以想象十五六岁的白辰一个人在家吃着速冻水饺看着春晚,或者跟自己一些颓靡的朋友在夜店里哭着笑着过了在大家眼中应该阖家团聚的日子。

  “白辰。”梁宁轻声喊道。

  白辰嗤笑一声,“怎么心疼了?没必要,我不一样活得好好的吗?”

  梁宁摇了摇头说:“不一样,白辰,我不是心疼,我是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你。”

  梁宁心想:我以为我遇到的十八岁的她,是真实的她,从来没想到她是被生活塑造成了那个样子,现在又不得不装的一切都看淡的模样,她真的忘了最真实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