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玉和生 > 第四十四章 大病初愈
  连续几日的汤药服下,清欢的风寒之症基本上已经痊愈,于是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院中的廊下小坐。本来翠芷一直阻挠清欢外出,但是拗不过清欢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妥协的将清欢包裹的里三层外三层,然后才允许清欢出了内室。

  清欢托着小暖炉,晃着脚丫,悠闲地坐在廊下,感受着久违的冬日暖阳,这时,丹芷和另一名小丫头挎着几只竹篮进来,篮子里面放着今日后灶要用的食材,清欢看到她们二人后,叫住了她们,然后问道:“今日都备了些什么菜?”

  丹芷上前两步,将菜篮子往清欢面前放了放,然后笑着道:“回姑娘的话,今日咱们院里备着的有清河的豆干、鲈鱼、干笋、蘑菇、青菜…”

  “诶呀,好了好了,又是这些。”还未等丹芷说完,清欢便皱着眉头说道。

  丹芷一听,低头看了一眼篮中的食材,然后歪头笑道:“姑娘这几日病着,饮食自是要清淡些的,等您好利索了,那鸳鸯炙、烫锅子、烧肉还不是随您吃,您呀,就再忍几天吧。”

  清欢一听,皱眉然后可怜巴巴地看向丹芷,然后开口道:“丹芷你看,我这几日是不是又清瘦了许多。”

  丹芷咧嘴一笑道:“姑娘且再忍一忍吧,要不然夫人会怪罪的。”

  清欢起身,脑袋搭在丹芷的肩膀上,柔声柔气地说道:“丹芷,你看我要是饿瘦了,回头母亲也是要怪罪你们的,与其让我和母亲都不高兴,不如你先让我吃点好吃的,我是绝对不会和母亲说得。”

  丹芷想了片刻,抬眼看着天空,似是不经意间说道:“嗯…刚刚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今日竹景轩有羊肉和鹿肉,听说洹哥儿想要烤着吃呢。”

  清欢闻言,迅速起身,然后冲着丹芷开玩笑道:“多谢丹芷姐姐,那我走啦。”说完,轻拍了下丹芷的肩膀,快步向院外走去。

  当清欢到竹景轩时,隐隐飘来的一阵肉香,将清欢引到了院中的偏室,清欢将门拉开,只闻肉香更溢,清欢走进去后,并未见到润洹的身影,只有五弟润琮正在炉上翻腾着滋滋作响的肉块儿。清欢见此,上前开口道:“好啊,你们在这里吃独食,竟然不叫我。”

  背对着清欢的润琮闻声吓了一跳,然后转过头来,呼了一口气道:“三姐,你怎么突然说话啊,吓了我一跳。”

  清欢上前轻拍了下润琮的脑袋,然后坐在了软榻上,继续开口道:“你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润琮嘿嘿一笑,话头一转问道:“三姐你怎么过来了,不好好养病四处乱跑什么,是不是被这肉香勾过来的?”说完,润琮夹起一块儿刚刚烤好的鹿肉放在了清欢面前的食碟中。

  清欢夹起那块肉,边嚼着边说道:“我这几日养病,吃得菜都清淡得要命,我这不寻过来打打牙祭嘛,对了,怎么就你人,二哥呢,还有大哥大嫂怎么没来?”

  润琮挑了挑炉子里的炭火,既而说道:“大哥大嫂今日随母亲和祖母去结华寺上香去了,二哥在正堂不知道在干什么。”

  清欢看了眼润琮,问道:“好端端的,祖母和母亲怎么想起带大哥和大嫂去结华寺了?这往年过年不都是去灵慧寺吗?”

  润琮抬眼看着清欢,嗤笑一声道:“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祖母和母亲带哥哥嫂嫂前去必是要一求子嗣啊,结华寺求这最灵验了。”

  清欢瞪大了些眼睛道:“想不到你还懂得挺多,嗯…听母亲说当年我与清月就是在结华寺降生的呢。”

  润琮摇了摇头道:“你这又是胡说,佛门重地岂会染血污之气?”

  清欢瞪了润琮一眼,撇嘴道:“这有什么胡说的,不信你回头去问母亲。”

  润琮只又是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清欢不理他,只从软榻上起身,然后抻了抻一角便要往外走。润琮不明所以,开口问道:“你这要干什么去,不会生气了吧?”

  清欢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润琮道:“我才没这么小心眼儿呢,我去看看二哥,他再不来这肉可就没了。”说完,清欢拉开门向正堂走去。

  清欢进去后,并为看到润洹的身影,于是开口向里面朗声道:“二哥?你在哪儿呢?”

  润洹正在里面挂着经书,听见清欢的声音,微微侧了侧身道:“我在书柜这儿,你过来吧。”

  清欢闻言向里走去,然后只见润洹正用手轻轻拂了拂已经挂好的大幅经书,然后不禁上前细细端望了一番,随后不禁称奇道:“二哥,这一大面经书竟然是绣上去的,针脚利落干净,想必是下了些工夫的,您怎么会有这个?”

  润洹低头笑了笑,缓缓道:“这是姨娘晨起送过来的,说是挂在屋内也好祈求平安。恰好我近日也在研究些经卷藏书,这也算相得益彰了。”

  清欢闻言点了点头道:“是了,孟姨娘平日里最是常修身礼佛之人,我平日见着姨娘,也觉得她倒有几分佛面的慈悲像呢。不过哥哥你什么时候也喜这些经书文卷了呢?”

  润洹看着挂在墙上的经书,想了片刻道:“从什么时候我也说不准,但闲来无事之时,念一念经文,礼一礼佛,倒总让人心思沉静,开悟不少。”

  清欢点了点头,二人就这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后,清欢突然想起润琮还再等着他们,于是转头对润洹说道:“二哥,咱们赶紧过去吧,再不过去,只怕润琮就要拿着火钩来寻咱们了。”

  润洹也从沉思中拉回意识,笑着说道:“好。”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向堂外走去。

  酒足饭饱后,清欢也未在竹景轩多做停留,而是离开准备回筠沐阁,因今日未有翠芷和丹芷伴其左右,清欢便想从后面的花厅穿过去,也好活动活动久未舒展的筋骨。当她路过绛音阁的时候,那里院门微微开启,清欢向前走了几步,准备推开向里面去看看阮姨娘,可当手放到门上的那一刻,清欢顿住了,因为她病的这几日,阮姨娘未曾看过她一眼,也没有送来任何的吃食,要在以往的日子里,若是她病了,阮姨娘定会心急如焚地前来看望她,想到此,清欢只觉得阮姨娘还在生她的气,如此,清欢心中便有些涩涩的,再没有勇气推开这扇门,在又纠结了片刻后,清欢还是缓缓放下了手,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