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影子会挂机 > 第七百零二章 让你们走了吗
  李云牧看着影子化成修臣,手中凭空多出一团暗红的血液一抛,血液翻滚进入影子的体内。刹那间,影子修臣的身体中出现一股莫洛族血脉的气息。

  信仰之力和这修明的精血,他不信阿修罗还能够察觉出异样来。

  修臣看着眼前这具与他没有半点不同的尸体,一时间看出神。过了片刻,他才回过神来,笑着对李云牧说道:“主人这一手还真是神奇。”

  “有着信仰之力和血脉气息,阿修罗或许不会察觉到。只是阿牧,你还要小心一点为好,兰楼之地的七古神和我父神都是同一个时期的人物,这阿修罗在大战中隐藏了实力,可见心机多深沉。”布伦希尔德看着影子修臣,提醒着说道。

  “若是不发生战斗爆发气息,阿修罗不可能会察觉的。再说了,真的到察觉的那个时候,兰楼之地的七古神都爆发战争了,自顾不暇也管不到我们两个头上。”李云牧笑着说道,转头看着脸色惨白的修臣。

  “修臣,此后的日子里,你就呆在星界中,专心学习传功法球中的东西。若是有什么事情,喊上一声我便会出现的。”

  “是,主人。”

  修臣恭恭敬敬的说道,再抬头时,整个环境都发生了变化。他站在一片辽阔的土地上,头顶是无尽的星空。在眼前有三个传功法球,修臣走上去拿起其中一个,参悟起来。

  房间中,李云牧抱住布伦希尔德看着窗外底下热闹的斗兽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来,修臣随着我们来到房间就被人给盯上了。”

  布伦希尔德眉头微皱,释放出神识往外扩散去,直接看到三少主带着一群侍女,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房间而来。

  “这群三少主还真是阴魂不散,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是要给他们点教训,现在我好歹也是阿修罗的第六子,光凭着身份就能够让他们跪在地上叫始祖。”

  四楼走廊,一行人行色匆匆的走着。

  多明勒走在最前头,栀子紧随其后,最后便是双臂粗大的罗天。三人身后还跟着一群侍女。众人之所以走的如此快,便是要为了验证一下这修臣到底是否还活着。

  毕竟拿出吉祥古神的一魂欺骗阿修罗和城主,如此大罪是如何能够逃脱的,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再者,修明身死这件事情,就算和修臣没有关系,修觉不可能不处置他,还光明正大的走进斗兽场里。

  三人皆是为了证明修臣是否真的安然无事,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斗兽场中。

  走到最后一个房间,多明勒停下来,直接一掌拍在木门上。一瞬间,木门便被掌中的暗劲给崩裂开,露出里面的场景。

  多明勒第一眼便看见修臣坐在兽皮椅上,脸上流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笑着说道:“果然刚才我没有看错,你们看。”

  栀子和罗天看去,修臣正惬意的坐在兽皮椅上,身后还站着两个手下。两人皆是心中震惊,这厮到底是如何躲过莫洛族长这一劫的,活下来的。

  “小哥哥,没想到你还真的活着,还真是神奇。”栀子隐藏在红纱下的俏脸露出一丝笑容。

  李云牧转过头去,看着破门而入的三少主,脸色平淡的说道:“你们三个这般私闯,到底有没有规矩。”

  ……

  栀子脸上的笑容凝固,多明勒略微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恼火。罗天更是面露不善。三少主都没想到修臣竟然说出这番话来。论身份,他们是四大族的嫡系少主,修臣不过就是一个旁系子弟罢了,两者之间存在着一条无法越过的沟壑。

  未来他们是本族的族长,注定要成为神邸的存在,而修臣一个旁系子弟撑死只能到达圣弦武大神期,做他们的奴才。

  刚才,一个奴才竟然和他们这般说话,反过来质问有没有规矩。

  多明勒神色凝固,许久露出一丝冷笑,十二目死盯着修臣,说道:“规矩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上位者定的。我们就是定下规矩的人,为什么要准守规矩。倒是你这个……”

  还未说完,罗天便直接打断多明勒的话,身形化作一道残影越过两人,粗壮的手掌捏拳,带着阵阵劲风朝修臣打去。

  “好了,和一个奴才废话什么,打残再说。”

  栀子和多明勒没有说话,双眼紧盯着修臣。罗睺族在四大族中本身实力就排在第一位,无法成为族首只是因为不会耍心机。罗天身为罗睺族少主,自然是四少主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

  罗天这出手,一个莫洛族旁系子弟如何能够抵抗住。就算是两个相同实力的修罗人,血脉纯正的对血脉斑驳的就有天生的压制。

  拳头还未到,两人就已经想到修臣的结局是身死魂散。

  巨大的拳头带着劲风来到李云牧面前,他面无表情的伸出拳头与之相撞。

  砰。

  一个强壮的身影往后退去,倒在栀子和多明勒面前。两位少主脸色骤变,神情凝固的看着脚底下昏死过去的罗天,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多明勒朝着修臣看去,他正安稳的坐在兽皮椅上,毫发无伤。他内心掀起狂风大浪,什么时候一个旁系子弟的实力会如此强大,就是四少主中的最强者都不是一招之敌。心生警惕,他故装镇定说道:“哼,修臣你身为旁系子弟竟然对罗睺少主动手,简直活得不耐烦了。这件事情,我会向罗睺族长老说清楚的,你就等着受到审判吧。”

  说完,多明勒指挥着身后面色慌张的侍女将罗天抬起来,朝着外边走去。

  “等等,我说了让你们走了吗?”

  身后传来一阵漫不经心的声音,栀子和多明勒纷纷停下脚步,脸上流露出一丝恼火。一个奴才就算是再强大,也只是奴才。两人还好歹是族内的少主,被一个旁系子弟三番两次的挑衅,就算是脾气再好,心中也会有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