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寂灭道主 > 第549章 去情大成
  当他察觉那清绝的气息,还有那闪烁的微弱天意之火,立即投来惊讶万分的目光,不由地道:“这小子意志这般坚定,居然能对抗问心碑不落下风,看来。。。。。这个火焰充满了天意的味道,竟然是天意之火?”

  “怎么可能,他不过是连道途也没踏入的蝼蚁,怎么可能有那么高的领悟,竟然在识海灵台点燃了天意之火。”

  “妈的,以天意之火作为灵台灯火,当真是前途无量啊!这是老夫当年也不曾有的,竟然是个区区蝼蚁。”

  没有说完,突然又嗅了嗅,自言自语道:“通天藤的气息,呵呵,那个破藤条被斩断落下,竟然被这小子得去,也算是气运无双,有了老藤条的帮助,估计这代修士有很大希望走出去,不错,不错,不负老夫不知多少万年的守候。”

  “咦,这小子修炼的是何种功法,怎么让老夫感到淡淡的悸动,有股子蔑视天地的味道,古怪,实在有点古怪。”

  “算了,看来大气运者有大机缘,老夫也不去打听了,这种超脱打的气息必能通过,只是那群蝼蚁得了便宜,竟然也通过了问心,嘿嘿,可惜不是给你们的,注定要作为绿叶。”

  “再看看这小子,真是有趣,虚弱不堪的神魂,竟然能得到天道的加持。”

  王邵相当的满意,没想到这番冒险竟然有此收获,更加领悟太上忘情真章,就在他打算回归现实的时候,突然又与大阵有了某种冥冥感应。

  转瞬间,神魂再次出窍,瞬间陷入了幻境,下刻天地为之变幻,再也不是污秽不堪,而是处处清明,他却并没有再去体悟,甚至有种冥冥的危机感,立即果断地收回神魂。

  冥冥中勾鸠显圣,断绝现实和幻境的联系。

  应该说是以无比凌厉的气势,断绝大阵幻境的束缚,回到了阵中的世界。

  “弑。。。。哦,勾鸠,竟然是勾鸠,那位竟然把这等宝物赐给了这小子,看来对这小子极为看好啊!嗯,修炼如此精纯的混元先天阴阳气,老夫若不给你点好处,恐怕日后见面不好说话啊!”

  “只是太可惜了,这小子修炼的是何种功法,竟然和大阵对面世界连同,既然连通了也是机缘,为何又主动斩断?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我辈悟道何其艰难,竟然轻松地浪费了,实在是不应该,不应该啊!”

  “嗯,算了,就算他表现的惊艳绝绝,却还不能说能够走多远,诸天万界太多了,真正到了老夫层次的,又能有几人,最终都把路给走歪了!”

  时间慢慢流逝,王邵没有去体悟,他也知道机缘的可贵,或许斩断之后在不可能出现,却依旧断了自己的领悟,而且分明看到自己刚刚显化为普通书生。

  他明白这是去体悟七情六欲,是进入斩情的前奏,能够在后天境第九层,也就是即将塑道小成之际,有这等修炼的机缘,那是多大可贵,若是没有问心之路,没有残碑本体显化石碑,恐怕要到先天乃至丹境,才能斩去七情六欲,明了人世间的千头万绪。

  七情皆忘,六欲皆斩,方能忘情大成,可惜王邵却放弃了,以至于大阵的哪位存在,也是深深地叹息。不然,定然会给予他相当的好处,既然强行断了感悟,就等于削去自己一分气运,在其眼里降了等次。

  对于王邵而言却不可惜,哪怕他对外物抗拒之心极强,却依旧有所牵挂,也是必然要完成的承诺。

  若是陷入了幻境修炼,或许真能创造奇迹,塑道小成之前走完斩情,斩断万千牵绊,然后就能专心炼化六欲,可以想象加上他对天道的领悟,有了墨云谷的幻境,修为突飞猛进绝不在话下。

  但是,为小狐狸寻找青萝果,弥补她的道基,至于所谓的残念还是必须要找到,事关仙灵的残的念大事,哪怕不关他的事情,却牵连能否走出这方天地,绝不能有任何的耽误。

  每件事都需要去办,还不是轻松写意办到的,他没有时间来耽误,就像是这次冒险,若非有残碑和勾鸠需要的东西,他绝对或软或硬脱困而去,哪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浪费啊!先去办正事要紧。

  不过,就算他放弃了机缘,周身黑白交织的阴阳气翻滚,清冷之气更加浓厚,更多了几分淡漠出尘的气质,棱角分明的面庞,似乎古井无波,不被凡尘所扰。

  就算如此,毕竟点燃了天意之火,太上忘情功法更加精进,外物繁琐不再是屏去,而是直接用天意之火化灰,普通的事情很难影响他的心智。

  “不错,看来我的理解很对,太上忘情去情,并非真的忘掉所有感情,而是减少外物干扰,若是说料不错的话,斩情也是如此,不过是看穿事物的本质,不为内外所困。”

  “正所谓天地无情最有情,越是和天地契合,越能理解天道无情、天道至公,却不知忘情真正为何物,不要让我失望啊!咦,似乎我和这片大阵有些感应。”

  王邵缓缓站起身来,把阴阳蒲团收了回去,深深吐了口浊气,明了若真是没有别的大意外,他已经到了去情大成阶段,也就是说第一阶段功法大成,剩下的事情不过是巩固。

  这也得益于一路走来的杀戮,让他的心变的狠辣,对世间万物感受逐渐淡漠,更得益于残碑碎片的问心,不成功就被留在这里,加快了太上忘情的领悟,迫使他不得不去参悟。

  两者相合,促成了去情大成!

  就这样,当王邵再次环顾四周时,却并不怪异地发现,所有的石碑全部集中起来,列为玄妙的轨迹,不断飞入了他的膻中,甚至凭空出现一块又一块石碑,显然从别的密室而来,属于残碑这货的碎片。

  很快纳入膻中,他通过内视发现,这些石碑全部缩小为小小的长方体,非常有规律地特在残碑下方,形成了基座上的小方格,恰好围了一圈,再也不是光滑如镜,而是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