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1327章 闯营杀人
  长安城变成了绞肉机,随风而来的,是阵阵的血腥味,整个长安城,都可以闻得到。

  若说长安城是为了希望而战,那北方异民,却是在安禄山的催赶下,麻木的沉沦,最后变成城楼下的一具尸体,死得毫无价值,甚至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号称百万大军,这些日子的疯狂消耗,现在已经损失大半,最重要的,粮草催急,安禄山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变得有些狂躁,每天发怒之时,都要挥剑杀人,在他的帅帐里,也是血气熏染,没有人敢靠近。

  历史上,安禄山得到了世家的帮助,攻破了长安,长安李系血脉,被屠杀干净,只有太子李享远逃南方,度过了长江,组建了南方大唐新朝廷,可以说,长江以北地域,整个中原,全部脱离了大唐的控制。

  而现在有了楚河在,大唐枯木逢春,至少大唐精神所在,长安城仍在,只要长安仍在,大唐的百姓,就会心有牵挂。

  长安城五十万大军,抵挡百万大军攻城,也是死伤不少,但越是到最后,真是坚持着意志,楚河知道,时候也差不多了,也应该灭杀安禄山,将这些叛军围而歼之。

  接下来的一天,长安城又遭受最疯狂的攻击,血色漫天。

  从清早一起到天黑时分,叛军终于退去了。

  夜里,疲惫一天的守城将士,倒在楼城就睡,可以说,筋疲力尽,但楚河却没有休息,召集众将,准备明日的计划。

  “明天,本王会亲自出手,解决安禄山,到时候群龙无首,这些叛军会四处逃散,我们要全力反击,将这些叛军围而灭之,以减少大唐的损失,不然让他们逃脱,一路向北而走,沿路的百姓就会遭殃,除了长安城的兵马,哥舒翰将军,王忠嗣将军都会一起行动。”

  众人虽然累,但听了楚河的话,一个个兴奋莫名,一个月来的苦苦坚持,终于等到了云开日出,一旦安禄山身死,叛军积压的怨气爆发,恐怕再也没有攻城之力,属于长安的和平,马上就要来临了,虽然牺牲很多,但这些人死得其所。

  戚长征三人,充当信使,这一次,楚河再也没有让李素与李元云冒险,最后一战,也是两人分出胜负的一战,他们需要抓住最后的机会,到时候他们的表现,会被每个人看到,众人的意见,才是楚河的意见,所以这会儿,两位小王爷,也在众将之中,同甘共苦。

  计划送到了哥舒翰与王忠嗣两人手里,哥舒翰率兵合围叛军,王忠嗣进攻常封清,争取将长安城附近的祸乱,一次性的解决。

  这一夜,大家睡得很好,因为安禄山叛军并没有连夜攻城了,似乎有了隐隐撤退的迹象,第二天大早,飞舞急匆而来,向楚河禀报:“夫君,敌军开始攻城了,但并没有尽全力,看对方的营帐之中全营而动,像是准备离开了。”

  楚河看着远方密密麻麻的叛军营帐,的确有撤退的迹象,眼前这些进攻,似乎只是一个掩饰。

  “三位,这一次,我们可能需要并肩作战了。”

  “风行烈已经盼了很久,王爷,开始吧!”

  风行烈这般的年纪了,但血性未改,此刻将手中的长枪,轻轻的舞动了一下,挑起了六朵枪花,他早就盼着见血,盼着可以与楚河并肩而战,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荣耀,虽然这会儿看起来,三个苍老的老人,岁月如梭,但八十年的离别,他们对楚河的尊敬,比以前更加的热烈。

  戚长征说道:“我老戚的传鹰之刀,也迫不急待了。”

  楚河笑了,朝着秦梦瑶说道:“梦瑶也要去么?”

  秦梦瑶扫了三个老人一眼,说道:“有机会与几位并肩作战,我梦瑶怎么能错过,也许此生,这是我们合力最后一战。”

  楚河点头,说道:“那开始吧。”

  楚河说着,身形一纵而起,人在高空之中,呼啸的声音,传动整个战场:“安禄山,出来送死,本王今天要取你狗命。”

  “放箭。”面对着楚河,这些人根本接触不到,只能用密集的箭雨回应。

  而戚长征三人,再加上秦梦瑶,飞纵而出,越城而过,脚下生风,踩着这些叛军的头,向着远方叛军之营而去。

  “有人闯营,有人闯营,快,快拦住他们。”

  有叛军将领发现情形不对,急声大叫,几万骑兵,已经挡在了面前,向着三人发起了冲锋。

  秦梦瑶一马当先,脸上冰雪含霜,沉声的喝道:“杀!”

  虽然她是一个女人,但也是大唐人,面对大唐如此的惨状,脊梁被打断的屈辱,她也是杀机腾腾,恨不得将这些叛军,全部都杀得干干净净。

  戚长征三人,紧跟其后,四大破虚境的高手,齐齐出手,那首先冲过来的一万战骑,几乎只是盏茶功夫,就被杀得尸横遍野,根本就没有人是他们四人的对手。

  他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根本没有人顾得上天上飞走的楚河,楚河没有在这里担搁,趁着四人吸引了叛军的注意力,他却是向着叛军大营而去,楚河的目标,并不是这些骑兵,也不是步兵,而是众军之首,被北方草原称为狼王的安禄山。

  大营之中,也是凌乱不堪。

  “有人闯营,有人闯营,近卫何在,保护大将军,保护大将军。”

  近一万人的近卫,有精锐的骑兵,也有持枪的步战高手,这会儿将帅帐围得严严实实,楚河身形远远而来,一近就被万箭密雨所包围。

  只是可惜,这些箭对他并没有作用,身形如风,风荡而至。

  “本王只杀安禄山,你等都是遵命而行,只要放下手中的武器,本王可以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但回答楚河的,又是一阵箭雨,这些人,估计是准备将这条死路走到尽头了。

  楚河也不再劝降,手掌挥来,十几枚手雷,扔到了人群中,连续不断的炸响之后,这些包围帅帐的大军,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下一刻,楚河的圣剑,顺着这条缺口挥落。

  强大的剑意,将这里划出一条深深的土沟,土沫飞扬间,楚河的身形,已经冲入帅帐之前,而两个躲在军队之后指挥大军的将军,被楚河斩杀至死。

  奢华的大帐,被剑气涉及,一分两半。

  楚河终于看到,上千士兵保护着的人的,那是一个身材圆滚滚的大胖子,甚至若没有人搀扶,他怕是连走也走不动了。

  他也看到了楚河,本来就眯成缝的眼睛,透着一抹胆颤,失声的叫道:“逍遥王,果然是逍遥王,来人,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包围,军阵,冲杀。”

  一千多人的卫队,结成步阵,朝着楚河包围过来,手中的战刀,舞动着,组成了坚固的人墙,楚河不屑的哼了一声,手中的剑气已落,一连斩下三剑,一千多近卫,已经死亡了一半。

  楚河的半神之身,再加上强大的永生真气,威力实在太巨大了,不要说对手,这些人根本来不及出手,就已经尸横当场。

  楚河四周,万千上万的士兵包围,但他的目标,始终不变,这些人墙对一般的高手来说,或者坚无不摧,但对楚河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三剑开路,挡在面前的人死伤无数,楚河与安禄山,遥遥相对。

  “逍遥王,你不要逼人太甚,本将军愿意退出中原,此生不再踏入长安城半步,我们双方结成同盟如何……”

  “你来了,还想走么,本王想要杀你,实在太容易了,这些日子放任你的狂妄,只不过是消耗你叛军的力量,现在叛军已经失去芒光,士气大挫,安禄山,你现在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四周聚集的士兵,越来越多,但一个个也都小心翼翼,看着伫立在包围圈的人,有心惊之感,似乎被包围的是他们自己,眼前的这个逍遥王,实在太强大了,这一路杀来,几千人都命丧他手。

  “走。”安禄山不敢再多说,下令士兵挡住楚河,而自己转身离开,或者说是先走一步了,待他离开之时,也是正式下令撤退了,这一次没有攻下长安,他所有的志向,化为了流水,他已经老了,累了,只想享受现在拥有的一切,是的,安禄山已经占据了整个北方,堪称北方之王。

  这会儿,他有些后悔,后悔不该进攻长安,好好的当自己的北方王多好,却是逼出了大唐神秘而强大的逍遥王,这会儿才会落到如此狼狈。

  楚河又怎么会让他离开,身形又是一纵,一掠十多米,朝着安禄山而去。

  安禄山大叫:“史将军,拦下他。”

  “谁人杀了逍遥王,升为将军,赏一万金子。”

  “杀,杀……”似乎这种奖励动了人心,这些士兵却没有考虑,他们没有这个福份得到。

  一个人马高大的叛将,手提着草原上的弯刀,朝着楚河扑了过来,弯刀用一种诡异的刀势,挡住了楚河前行的路。

  这人,就是史思明,本来在安禄山死去以后,继任大将军之职,率着这些叛军,与大唐不断的厮杀,一直达十年之久,一场仗,打了十年,可以想象这对大唐是如何的一种破坏。

  安禄山要死,眼前的史思明也要死,楚河在这里,又怎么会让他们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接本王一剑试试。”

  楚河的一剑,迎上了弯刀。

  两者的力量,根本就不在一个平面上,这一剑,斩断了弯刀,也将持刀之人,切成了两半,连惨叫声都来不及传开,就已经身死当场。

  若是普通人,楚河或者挑开,不让他挡路,他的第一目标,当然是安禄山,不可能让他在自己的手下逃走。

  可惜,听到他的名字叫史思明,就已经注定,见不到明的天太阳了。

  史思明挡了片刻,安禄山已经被扶上了战马,向着后方策马而逃,楚河身形又是一纵,人在半空之中,手中的剑,斜劈而下,强大的力量,如飓风般的,将眼前的一切统统摧毁。

  战马被剑气袭到,纵起落地之时,就已经补切成了几块,肥胖的安禄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要不是被几十近卫保护,以身作垫,不然这一下子,安禄山都已经被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