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 都市小说 > 无限神创 > 第三百三十章 别人的遗憾
  当最后一科考完,所有人脸上紧绷的神情立刻缓解了,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

  陆远看过很多电影里面有这么一种学校,开放式的围栏阳台,楼阁成圆环状,只有一个缺口,高考结束之后,有着一个隆重的仪式。

  高三的学生们会把试卷从顶层扔下来,那场面要多壮观有多壮观,这让陆远一度认为高三的学生在顶楼就是为了方便高考之后完成这个仪式。

  漫天的试卷宣泄着心中积压依旧的情绪,陆远总想这个仪式固然好,但对于那些面临高考失利选择复读的学生来说,恐怕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大多数情况下,复读生的成绩都没有之前好,这大部分是心态问题,已经经历过一次释放的他们难免有着很大的心理落差。

  这种极致的落差造成了他们本身的发挥还没有以前好,高考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环,在陆远看来并不是因为他能决定所有人的未来,而是那种人生极致的体验。

  这种体验造就了未来的成长,这种落差让家长们给孩子无比大的压力,让他们走错了路,或者忘记了该怎么走。

  而陆远现在倒是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他从来都不想让家人失望,却过了用考试证明自己的年纪,至少是心里年龄。

  不过可能是因为去气氛的原因,考完最后一科,陆远竟然觉得也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不禁让他苦笑。

  伴随着自嘲走出了考场,车已经在门口等他了,洛婧雅也在车上,两人谁都没问对方靠的怎么样,因为多余,不可能不好。

  然后陆远需要担心的事情就是大潘和刘政了,虽然两人的成绩他已经让小颖安排过了,不过志愿的问题还是两人的事情,他不希望命运如此捉弄他。

  陆远感觉从考完试,到填报志愿这段日子过的很快,也不需要估分什么的,他终于查到了老刘和大潘所报考的学校,赫然是三中。

  老刘还好,他真不知道大潘这货为什么这么自信,不过他的成绩确实能能考上,看来是估过分了,故而陆远也在志愿上添上了三中。

  看到陆远交上去的志愿老师都懵了,错侧的问道,“你确定?”

  陆远傲然点头,“确定!”

  老师推了推眼镜,往下面看,“连个兜底的都不报?你家里打算放弃高中,直接上职高了?”

  也不怪老师这么说,陆远的成绩向来都是感人的,考个最末端的市重点都费劲,别说是这种最好的省重点了。

  陆远再次坚定的点点头。

  当然韩老师就拨通了陆远父母的电话,但谁都没接,她也知道陆远的父母常年不在家,在加上陆远捅到教委**,就没有在纠结这件事情,毕竟这些学生的陆远都是要他们自己选的。

  陆远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炸开了锅,只见他站在教室的中央桌子上,同学们簇拥着他,他高喊道,“今儿晚上散伙饭,嗨起来!”

  众人齐齐欢呼,陆远并没有对这种行为感到幼稚,反倒是鼻子酸酸的,曾经的他不知道珍惜这些,一心只纠结自己的那点事情。

  如果考试一样,最后的告别并不是宣誓着对于未来友谊的期盼,而仅仅只是告别罢了,为自己的初中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很多人一辈子只会经历两场仪式,中考之后和高考之后,生活要有仪式感,而真正的意识却被很多人错过了。

  中考之后,十六岁,花季一般的年纪,那时年少,懵懂无知,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天真,叛逆。

  那时候借你用一次橡皮,我们就可能是四年的朋友,相知相逢的那种,那时候我们从来不问询钱多钱少,只有欢笑。

  而高考之后,就更有意思的,从十六岁到十八岁,有人说正是该挥霍的年纪,陆远同意,但很多人选错了方式。

  人生总会起波澜,而那时我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逃避了什么,她的点头微笑否在对我传递好感呢?陆远曾在日记中如是写到。

  这场十六岁的散伙饭吃的中规中矩,除了一直躲在角落里的赵丹和王一,这两人和好了陆远不奇怪,从一开始两人就是一路人,后来又是相似的经历。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在所有人最后的初中时光里,没人去打扰这两个要上一个高中的人,初中毕业之后,陆远就在没有见过赵丹和王一。

  不过那时候的结局并不好,听同学说,王一进了监狱,赵丹去了东莞!这就是吃亏晚的下场,无论是谁连累了谁,都是历史的尘埃不是。

  东凡是为数不多陆远在初中之后有着一段很长时间的联系的人,后来的东凡很踏实,但高中读了一年就不念了。

  因为家里的原因,东凡的母亲身患重病,东凡为了节省家里的开支就选择了退学,不过今生不会在这样了。

  陆远这次回来不仅仅是弥补自己的遗憾,也要想办法弥补身边人的遗憾,东凡很可以,学习成绩在中游,最重要的是,他的篮球天赋实际是要超过陆远的,报送北体应该不成问题。

  但就是因为家里的事情耽误了,东凡是个要面子的人,执意退学也没有跟学校说家里的状况,如果说了老师和学校都会想办法解决他的事情的。

  但事情往往就是如此,时间白驹过隙,过去了就不能再重来了,东凡后来凭借在烧烤打工学来的手艺,自己在家开了个烧烤店,生意很红火。

  陆远他们三人组还经常去照顾生意,不过就如同老刘一样,东凡突然间就没了消息,陆远最后只是赶上了东凡的葬礼。

  东凡的母亲在他辍学四年后去世了,父亲悲痛欲绝,在工地干活不小心出了意外,东凡用了好久才从绝望中走了出来。

  从某些层面上,他跟当时的陆远很像,不过陆远是对待爱情,他则是对待生活,相同的是都充满了绝望,不存在任何吸进阳关的夹缝。

  东凡从此就爱上了旅游,开始还好,去一些旅游景点,名山大川,久而久之他就腻了,都说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东凡所要完成的就是一场归途的旅行,于是他选择了各种各样的冒险,东凡的经历很丰富,很迷人,是那种有故事的男人。

  这也是陆远佩服东凡的地方,凭借的血肉之躯,他穿越了罗布泊,可可西里,羌藏无人区,还参加的登山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

  但他没有选择出名,做了网络红人,依旧经营着他的那家烧烤店,没有谈恋爱结婚,烧烤店一直是她的高中同学看着。

  对于这个女人所谓的一半分红她从来都不感兴趣,她只期盼着东凡能平安归来,一开始东凡每个月回去一次,待上半个月。

  后来时间就越来越长,从三个月变成了半年,再到之后,永远都没有回来。

  乔戈里峰的峭壁之下,一波探险队发现了他的尸体,已经冻成了冰块,无法判断死了多久。

  不过他手中却死死攥着一个手机,在羽绒服的作用下,手机没有坏,充上电之后,发现了他临终时候录下的视频。

  就在三天之前,东凡面对着死亡,保持依旧和煦的微笑。

  “怀瑾,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段视频了,当我面临死亡的时候才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父母走的时候,我万念俱灰,只想给自己找一段归路,但自从你出现之后,我的决心就越来越涣散,从那开始,我就很少回去了。”

  “这里是乔戈里峰的崖壁,世界第一的峭壁,藏族人有传说,这里是可以跟上天沟通的地方,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我一个人穿过东温河,来到乔戈里峰的崖壁,还能活着回去,那就是老天给我的旨意,我再也不走了,留下来,陪你好好过日子!”

  “但是,我失败了,我的身体已经没法支撑我活着走出去了,怀瑾,对不起!我这一辈子都在追寻错误的东西,从父母离开,我就忘记了身边的人,辜负了你的爱,为我,不值得!怀瑾,传说死在这里能上天堂,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你要幸福,欠你的,今生没机会了,来世我加倍还给你!”

  遗言就到这里,能看出东凡还没有很多话想要跟怀瑾说,但他要用最后的力气,保证手机的安全,也要完成这场等待死亡的仪式,既然死那就要死的体面一些。

  东凡不仅仅死的体面,他活的也很洒脱,做了其他人幻想却不敢做的事情,庸庸碌碌的人想完成一次冒险,一直在路上冒险的人想要回去过庸庸碌碌的生活。

  但大多数都失败了,前者的心已经死了,后者也死在了冒险的路上。

  m国曾经有位著名的探险家说过,对于一个冒险者来说,死在病床上那就是对他来说最大的侮辱。

  他说的是死在病床上,而后世找到他的日记也发现,他的梦想也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是正常人所抱怨的生活。

  故而别抱怨眼前的生活了,多少人想拥有如你一般的生活,却没有机会呢?

  怀瑾在接到死亡通知的时候,没有哭,很冷静,甚至沉默一言不发!

  定了一张飞西藏的机票,最早的机票。

  当他看到东凡尸体的时候,也没有扑上去大哭,只是整理着他的面颊,眼中满是倾诉的玉望。

  工作人员将手机给了她,她看到了东凡最后的留言,还是那么阳光和煦,虽然原本白皙的面颊已经变得黝黑。

  怀瑾看完整段视频,将手机小心翼翼的收回到了兜里。

  扶下身子,在东凡耳边小声的说道,“你终于可以歇歇了,咱们回家!”

  殡仪馆的车一路从西藏开会了家乡,怀瑾全程都守在棺材旁,只喝了几口水,但始终沉默,始终没有泪水。

  他们是高中同学,从怀瑾见到东凡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这一生就属于这个男人,无论有多么艰难她都要坚持下去。

  东凡没有留意到怀瑾,可能是因为高中的仓促,那之后,怀瑾又找到了烧烤店打工的东凡,故事并不复杂。

  她就在他身边,而他却只拿她当朋友,不是不爱,而是已经忘记了爱是什么,已经丧失了本能。

  怀瑾说只要你要女人了,结婚了,我就离开,东凡试图找一些女人欺骗怀瑾,他不想耽误怀瑾的一生。

  但都被怀瑾识破了,后来索性就降低了回家的频率,在后来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人总在死前的一刻是最清醒的,无论在心里还在嘴上,都会给自己的人生来一段总结陈词,毕竟没人知道是否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东凡的葬礼上来了很多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原来的同事,朋友,当然还有如陆远这样的同学。

  怀瑾是个孤儿,她十八岁之后唯一的心理寄托就是东凡,她也很坚强,一直在等东凡回来。

  东凡的葬礼过去不久之后,就传来了怀瑾的死讯,这次给她办葬礼的是陆远和大潘他们几个,两人被葬到了一起。

  陆远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抽烟的,怀瑾在得到东凡死讯的时候可能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她始终都没有哭,很沉默,她的世界死了,她的灵魂早就随着去了,只剩下躯壳。

  三人在怀瑾与东凡的墓前干了一瓶老白干。

  “敬伟大的爱情!”

  白酒下肚,三人齐齐回头,离开了那座只属于两人的墓碑,那时陆远的眼睛湿润了。

  陆远走在中间,一左一右揽过两人的肩膀,小声的啜泣。

  东凡也是深爱着怀瑾的,但却错过了怀瑾的一生,因为他爱怀瑾,却恨自己。

  怀瑾始终爱着东凡,无论是生是死,你离开我便等你,天荒地老,你走,我便陪着你,地狱天堂!这就是怀瑾。

  陆远给洛婧雅江讲着讲着,自己也哭了,洛婧雅也小声的啜泣,女人的心更加的铭感脆弱。

  今生他不能让东凡离去,他要让怀瑾和东凡在一起,过上柴米油盐的小日子,弥补他们的遗憾,也是弥补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