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华丽归来:厉太太强势虐渣 > 第199章 人都哪去了?
  “你们找几个人,去找杨安玫要债,要脸生可靠的,记住暂时别让顾晟明知道。”

  “早知道老大你要这种人,刚刚就不应该让那个韩风走,这种人他手底下多了去了,管他借两个就好了。”玄九嘀咕了一句。

  “非亲非故的人家凭什么帮你,你该不会真信了拿你当朋友那种场面话吧,这种事,还是自己经手比较牢靠。”

  时祈皱眉:“不过杨安玫的钱早就输光了,我们找人去追债也逼不出钱来啊。”

  “就是要她还不出钱才好。”顾言初坐上了车,发动了引擎,“让你们的人把话头递出去,让杨安玫拿股份或者顾家的资产抵押也可以。穷途末路的狗才会跳墙,不是么......”

  跟着坐上车的时祈和玄九当即就明白了顾言初的用意:“老大这是要借杨安玫的手掏空顾家,把顾家拿过来?”

  宁墨那天接到了厉景骁的电话后,就连夜安排好了一切,定了最快的机票回国。

  飞机落地,他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拨通了关允的电话。

  关允对厉景骁有多执念他很清楚,而厉景骁这个人不把你放在眼里的时候能有多凉薄他也知道,所以他现在很是担心。

  “嘟......嘟......”电话能接通,但始终没有人接听。

  宁墨有些头疼,只能把电话打到了陆川那里。

  “你还真的回来了?”陆川接到宁墨的电话有些意外,他以为厉景骁只是说说而已。

  “你放心,AM那边的事情我都已经交待安排好了,不会影响公司运转的。”连夜的飞机让宁墨帅气的眉宇间有些疲惫,“关允怎么样了,她电话我打不通?”

  陆川叹了一口气,将那天吃饭的事情又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我也不明白她对二爷哪来这么大的执念,要说二爷以前单着吧,她还有点盼头,但现在......”

  “你知道她现在住在哪个酒店吗?”

  “这个我知道,就是厉氏旗下的盛庭,怎么?你现在就要过去?”

  “我不放心......”

  “那行,我回头把地址和房间号发给你,顺便也给你订一间。”陆川想着宁墨回来估计也暂时没地方住,现在去半山住也不方便,“要是见到关允我劝你也别由着她,她也是时候改清醒一下,放下过去走出来了......”

  “知道了,我有数的。”

  宁墨按照陆川发来的地址找到了关允暂住的酒店,找到对应的房间号,敲了敲门,没有应答,只能先回陆川给他订好的房间,先把行李什么的放下,顺便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

  “看到消息回我个电话。”

  手机上的消息还停留在四十分钟前,没收到任何回复。

  关允究竟去哪了......

  宁墨看了下时间,心烦意乱的去了位于酒店10楼的酒吧,想要喝两杯排解一下郁闷的情绪,却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一杯接着一杯灌着自己,却不回自己信息的关允。

  “够了!你要这样买醉到什么时候!”宁墨走过去,夺下了关允的酒杯。

  关允已经喝得有几分醉意,一脸不耐烦的就想要把杯子抢回来:“你还给我!不要你管!”

  “不要我管你要谁管?骁?”宁墨看到关允这副自暴自弃的样子也是被气到不行,“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算你喝死在这里,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宁墨一气之下难得把国语说的这么顺溜。

  关允定定的盯着宁墨看了一会儿,因为喝醉眼神显得有些迷离,嗤笑了一声,推开宁墨:“那又怎样......景骁只是一时被那个狐狸精迷了眼......你要是是来给他们当说客的......现在可以走了......”

  “当说客?我连顾言初的人都没见过,给她当哪门子的说客......”宁墨也有些气闷,将酒杯还给了关允,“你不是要喝吗,我陪你一起喝。”

  关允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宁墨......还是你最好了......他们都变了......都变了......只有你对我还是那样......”

  宁墨招来了调酒师,点了一杯酒,苦笑着闷了一口,仗着关允现在神思不清,把心里藏了许久的话问了出来。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呢?”

  顾言初把玄九和时祈送回公寓后也没留下叙旧,而是返回了半山。

  倒也不是和玄九他们无话可说,只是和这两人待久了怕家里那位会乱想,回头还要想理由解释,麻烦。

  只是顾言初没想到回到半山竟一个人也没看见,王叔,阿强,吴嫂他们一些熟面孔都不知去了哪里。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m.qq717.com

  顾言初微微皱眉,试着喊了两声:“二爷……厉景骁?”

  无人应答……

  怕倒是不怕的,这个半山有厉景骁罩着,没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惹事。就算是有什么意外,怎么可能这么平静……

  所以,现在顾言初只是单纯的好奇,这人都去哪了?

  顾言初回到房间,放下包,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她一向机警,立刻就转过了身,进入戒备状态。

  厉景骁将她拉进自己怀中圈住:“本来还想吓你一下,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顾言初轻笑了一声,拍了拍厉景骁的后背:“堂堂厉二爷,也不嫌幼稚?”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m.qq*717^.com/ m.q^q717.c^om/

  “偶一为之,未尝不可。”

  顾言初乖乖将脑袋搁在厉景骁的肩上:“王叔他们呢?都哪去了?”

  “他们?今天给他们全都放假了。”

  “放假了?”顾言初拉开一些距离,抬眸看向厉景骁,“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今天不是什么好日子,不过以后的今天就是了。”

  厉景骁打着哑谜,不知道葫芦里再卖什么药。

  “带你去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