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华丽归来:厉太太强势虐渣 > 第78章 又做噩梦了
  “她啊……我记得我看到的任务是烹饪。”

  “烹饪?”顾言初内心有点崩,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这几天可能吃不上饭了……

  王语然那个眼高于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会个屁的烹饪。如果她会,那十有八九和自己一样,也换了个芯子。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么?”

  顾言初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挺好的……”随即又问,“杨丽已经定案了?”

  马潇潇点点头:“嗯,开庭我去了,那个女人像是疯了一样,审判结果出来后一直念叨着什么骗子,不得好死之类的,最后好不容易才给庭警拖走。”

  顾言初明白,杨丽这话多半是在骂她的,不过无所谓,她早就不得好死了,还怕她几句诅咒么。

  这次的地方比较远,又在山里,需要搭乘飞机,然后下来再转汽车。

  马潇潇按照公司艺人的规制,给顾言初订了头等舱的机票。

  结果,他们刚到机场停下车,马潇潇就接到了通知,说是有人已经给她们安排好了专机。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一定是厉家那位二爷的手笔。

  马潇潇看着手机上的通知,除了感慨一句财大气粗外,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倒是便宜了她,让她跟着享受了一回专机的待遇。

  顾言初也没想到厉景骁会这么安排,但最初的惊讶过后很快就恢复如常。

  她很是熟悉的登上专机,在位置上坐下来,既不新奇,也不紧张。

  同乘的马潇潇就完全是另一个模样,与顾言初的淡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好奇宝宝似的看着专机里的一切,由衷地发出感慨:“有钱人的快乐真的让人难以想象。”

  “二爷经常带着你坐这个出去玩?”

  顾言初放下顺手拿过来翻看的杂志:“并没有,怎么这么问?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坐他的专机。”

  “第一次?”马潇潇不太相信,顾言初这表现哪里像是第一次坐的样子。

  自己还是司夜的时候坐专机那是常有的事,不过顾言初......

  倒是忘了自己已经不是从前了。

  顾言初笑了笑:“是第一次坐他的专机,以前上学时蹭过别人家的,飞机吗,内部其实都差不多,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太大区别。”

  “啊......原来是这样。”马潇潇没有多想,欣然地接受了顾言初的这个说法。

  从专机转乘汽车,到达拍摄目的地时已经是临近半夜。常驻的几个嘉宾已经早早地休息,只有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在进行善后工作。

  “各位,辛苦了。”马潇潇手上提着准备好的宵夜,同工作人员打招呼。

  顾言初拉着行李箱在一边微微笑了下,点头示意。

  导演组的这些人也都是人精,加上忙了一天,这会儿确实饿了,顾言初给他们送来了夜宵,这面子怎么说都是要给的。

  被推派出来的工作人员结果马潇潇手中的夜宵,连连道谢:“谢谢顾小姐,谢谢潇潇姐。”

  马潇潇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圈子里的人大多知道她,也知道她跟着顾言初,成了顾言初的经纪人之一。

  一早节目组的导演就交代过,这次工作过程中也许很多地方需要和马潇潇交涉,严令他们不要用同情、厌恶等异样的眼光去看待马潇潇。

  所以马潇潇并没有从和工作人员的接触中感到任何不适,这让她来之前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都没了用武之地。

  打过招呼后就有工作人员带着顾言初她们去休息的地方休息。

  休息区其实就是工作人员搭建的一些帐篷,一个挨着一个的聚集在一起。

  等明天开始拍摄,顾言初就可以住进节目里搭建好的竹舍里去了。眼下,第一晚就只能这么将就。

  工作人员也是见多了各种明星,对于这种比较简陋的环境,不少难搞的演员都会各种甩脸,提出些无理取闹的要求。甚至有的脾气不错的艺人也会有一两句抱怨。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www.qq717.com/ www.qq717.com

  就像下午来的那个王语然,不过是刚刚出道的新人,在知道要住帐篷后挑三拣四了半天。

  所以,经此一番,他们甚至都做好了顾言初直接翻脸走人,追去规劝的准备。

  谁知顾言初只是淡定的看了一眼:“环境还不错,哪个帐篷是我们的?”

  “您确定能住这?”

  顾言初奇怪的看了一眼那个工作人员:“不住这儿……还有别的选择?”

  工作人员趁着顾言初没反悔,赶紧把人领到对应的帐篷。

  “顾小姐早些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去找我们。”

  顾言初倒是没什么不习惯的,上辈子义父为了训练她和司昼,在他们成年的时候把他们丢进荒岛,让他们想办法在荒岛生存下来,并获得救援。

  当时她和司昼除了人,什么也没带,就这样凭着一双手用树叶树枝搭了休息的地方,把树棍用石头磨尖了作为武器,和那些食人的野兽进行殊死搏斗……更新最快奇奇小说 https://m.qq*717^.com/ m.q^q717.c^om/

  当时她觉得,将来她和司昼不管是谁继承了司家,他们都会是最好的搭档,最默契的伙伴。只可惜……

  顾言初回忆起这些前尘往事,眸光不觉黯了下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习惯?”

  马潇潇和顾言初同在一个帐篷,以为她是住不惯,却又碍于人情世故不方便和工作人员说。

  “没有,挺好的。”顾言初拍了拍铺在帐篷地上得垫子,躺了下去,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可避免的又梦到了那些过往,顾言初在一片血色中醒来,额上微微渗着冷汗,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这是做噩梦了?”马潇潇跟着坐了起来,关切的拍了拍顾言初的背。

  在马潇潇眼中,顾言初冷静自持,聪敏果敢,从来没有见过她现在这么脆弱的样子,仿佛一只惊弓的鸟儿。

  “你还好吧……”

  “没事……”顾言初冷静了一会儿,意识到一切都是梦,长长吐了口气,从背包里翻出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半瓶,然后转头对马潇潇致歉,“抱歉,吵到你了。”

  “没事,本来时间就不早了,我正打算起来。”

  “现在几点了?”

  “七点半多,再有一个多小时,按照台本你就该加入了。你要是不想起就再睡一会儿,时间到了我叫你。”

  顾言初摇摇头:“不用,已经醒了就不睡了,出去看看。”

  也不知怎么就这么巧,顾言初一出帐篷就碰见了从另一个帐篷出来的王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