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颤抖吧,渣爹 > 第七百九十六章 建议(一)
  同样是女儿,如此明显的厚此薄彼,渣爹的心不会痛吗?

  顾瑶也没似往常一样顾忌顾珊的情绪,或是帮顾四爷解释一二。

  毕竟有顾珈等人例子在前,手拿攻略的人对顾四爷的印象已经固定了,就算顾四爷把心掏出来给她们,她们一样嫌弃。

  顾瑶没那么好心,彼此面子上的情分罢了,顾珊再折腾下去,顾瑶同她连塑料花的情分都没了。

  顾瑶不忍不负顾四爷重新上菜的好意,拿起筷子夹了一些,用帕子擦了擦手,守着新端上来的油焖大虾,剥去虾壳,把一个个肉质白嫩细腻的大虾放到顾四爷面前的吃碟中去。

  自从他看不到之后,他已经很少吃虾了,因为顾四爷特别挑剔,就算之风帮忙剥虾,他都不乐意吃。

  顾瑶低头认真剥虾,顾四爷吃得眉开眼笑,得意极了。

  姜五爷:“……”

  也就顾瑶惯着顾四爷种种臭毛病,姜五爷绝不承认自己羡慕了。

  没有顾瑶督促顾老四,他运气再好也不会有今日的风光。

  旁人自然称赞顾瑶孝顺,顾珊不屑的目光一闪而过,不过是做表面功夫罢了。

  她却不想自己连表面功夫都不肯做,溪姨娘几次三番劝说顾珊孝顺顾四爷,唯有如此顾珊才能嫁给四皇子。

  可顾珊只要想到梦中的场景,永远无法孝顺顾四爷。

  “行了,一会儿你再剥。”顾四爷吃得肚子滚圆,“爷叫你来想让你出个主意,姜世子这人不大地道,竟是暗暗撩拨玲丫头,亏着玲丫头是个好的,一心一意只想嫁给姜祁。”

  顾珊攥紧拳头,听到姜世子的名字依然无法平静。

  顾瑶看了她一眼,笑道:“姜世子的确做得不好,不仅对七妹妹不尊重,更不尊重姜公子,这不是拿人刷着玩?倘若他们不是堂兄弟,我都要怀疑姜世子此举是报复姜公子了。”

  “怎么说?”

  顾珊和姜五爷同时候开口,顾珊面色惨白,任谁都看出她不妥。

  姜五爷心说顾珊什么毛病?也没听姜世子同顾珊认识?

  顾珊好似狠狠伤害过一般。

  以前他还想让姜祁娶顾珊来着,不过后来顾珊生母的事曝光,他立刻绝了这门心思,她生母就是个水性杨花的,难保顾珊不会随着她生母红杏出墙。

  他不懂顾珊为何总要出现在人前,按说对她最好就是早早离京城,远离勋贵重臣的圈子,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

  到底是在梦中同顾珊有过肌肤相亲的男人,顾珊能感到鱼水之欢的痛快,也能感到他的温柔。

  即便顾珊没有同姜世子过多接触,毕竟四皇子是个小心眼的人,但是顾珊很难忘记姜世子。

  顾瑶笑道:“从姜公子手中抢走七妹妹,足以证明他的魅力胜于姜公子,夺妻之恨可也是四大仇恨之一,对姜公子来说是耻辱至极的,他们不是有仇,便是姜世子把此事看做消遣,警告姜公子永远被他摆布,姜公子所喜爱的人,他轻易可以夺走。”

  “姜世子去示好未来弟媳,同弟媳不清不楚的,我看他心里有病,有乱伦的心思。”

  “这样的人最好远离,常在一起指不定勾引的法子不管用,他会用一些别的手段。真正为兄弟好的兄长,知晓兄弟有了心上人自动该远离她,而不是如同花孔雀一般,在她面前开屏炫耀。”

  姜五爷的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沙哑说道:“是我没用,让姜祁受此屈辱。”

  顾珊手臂不有控制的颤抖,在梦中,她同姜世子私情爆光后,姜五爷说过这句话,他恨不得掐死自己,甚至狠狠揍了顾四爷一顿。

  姜顾几十年的情分就此绝交。

  莫非姜世子不是喜欢她?

  而是为了消遣解闷?

  或是同姜祁有仇恨?

  七小姐只是姜祁的未婚妻,两家尚未定亲,姜世子这么做都让姜五爷感到侮辱,那她作为姜祁的妻子同姜世子……

  顾珊眼前一黑,一头栽倒,撞飞了桌子,酒菜撒了昏厥过去的顾珊一身。

  姜五爷愣了片刻,喃喃问道:“你这丫头身子这么病弱?她到底有何毛病,我见她就不大正常,你也不说管一管。”

  顾四爷抬手敲了姜五爷脑袋,“怎么说话呢?她只是一时闷过去气去,身子好的很。”

  一个病弱时不时都会晕倒的女子还想嫁给好人家?

  顾瑶勾起嘴角,熊孩子还是关心顾珊的,只是分量很少罢了。

  “你少非议她几句,因她母亲的事,她很是敏感多思。再让你说她有病,如何说亲?爷可不准备养出个老姑娘。”

  姜五爷受了教训,可对顾珊的印象差到极致,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向顾四爷提亲。

  顾瑶叫人把即便昏厥过去还流着眼泪的顾珊抬走。

  顾珊的命也挺苦的,在她最需要树立正确三观时,生母死遁另嫁,顾四爷又不是一个好父亲。

  若是一个聪明坚强的人自然懂得如何生活,偏偏顾珊不是,随了她生母感性,又倾慕富贵,总认为她的日子过得不好,是因为丈夫不肯上进。

  是丈夫耽搁了她。

  在此时她又碰上姜世子,自然而然就移情别恋,无法忠诚于婚姻。

  再次摆上筵席后,顾瑶说道:“姜五叔有没有想过搬出公爵府?姜公子有公爵府子弟的名头未必就是好事,他不争气时,自然仰仗祖上和公爵府名头,可他现在已被陛下看重,陛下重用他时,会不会顾及姜世子?”

  “姜公子的功劳都是自己拼出来的,姜世子等人没给过他帮衬,可陛下封赏他,难道会越过姜世子去?毕竟陛下一直推崇兄友弟恭。”

  姜五爷神色变了变,自己也是个自私的人,哪会让别人占便宜,有几分羞愧为难:

  “我怕养不起一家人,我现在的官职俸禄不足以……再过如今的日子,同你爹一样,我也是享受惯的,受不了贫苦的日子,只是我没你爹的运气摊上个好兄长。”

  顾瑶此时不好再坚持了,姜五爷毕竟是外人,她不能把姜五爷当做熊孩子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