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 言情小说 > 妖女乱国 > 二百八十九、给我脱!
  到达广武城时,无论是檀邀雨还是北凉将士们,都是做了最坏的猜想。

  即便广武城这两日守住了,城内也势必死伤惨重。

  若是没收住……以夏人一贯的做法,是一定会屠城的……

  正是因为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当看到广武城墙上,北凉的大旗依旧迎风招展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此外还有些诧异。

  以广武城的兵力,断没有可能同夏军周旋两日之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

  敌人就在眼前,其他一切,皆等手刃了敌军再说吧!

  先锋营一马当先,视死如归般直冲向夏军的营地!

  邀雨虽然是同先锋营一同出征,可她并没有为北凉王出战的打算,她来这儿只有一个目的,脱人衣服……

  先锋营往夏军里冲的时候,邀雨等人就刻意落后了一些。等第一波冲锋之后,便专挑被冲散的夏军下手!

  檀邀雨坐在祝融身上,快将一根包着头儿的马槊抡圆了,一杆子就能打晕一个!夏军士兵往往只是听到一阵风声,便后脑勺一疼,然后人事不知。

  祝融更是直接。他背着邀雨不方便挥尖刀,所以就直接上手抓。抓住一个夏军就倒栽葱一样往地上灌,运气好的就晕过去,运气不好的……就开朵花……

  留在张掖王宫的两日,邀雨和秦忠志凑在一起,密谋出了一个新的计划。虽然子墨觉得,这计划实在有些冒险,可檀邀雨却兴奋不已!

  子墨眼见拦不住,就只能妥协。此时他的剑和剑鞘紧紧捆在一起,蹑影追风般的剑招,招招击在能致人昏睡的百会穴。

  而秦忠志等人,就跟在邀雨和子墨的后面,挨个扒昏过去的夏军的衣服!

  扒下来的衣服和铠甲都被扔到一辆战车上。而被扒了衣服的夏军,则由秦家子弟就地一刀解决。

  秦忠志一边剥衣服,一边训斥自己子侄,“你们几个小心点儿!别把血溅到衣服上!咱们可没时间清洗!”

  邀雨焦急地道,“这么弄太慢了!早知道就该跟沮渠蒙逊借一千兵马。”

  混战之中,这一小波人的行为在战场上显得格格不入,很快就被双方都注意到了。

  夏军觉得,士可杀不可辱!这帮北凉人居然在在场上就扒人衣服铠甲!这明明应该是战后清扫战场才做的事儿!

  可檀邀雨他们却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目光,片刻也不想浪费。

  她此时只恨不得自己手上的不是马槊,而是一根大勺子,能将远处的夏军都一口气都舀过来!

  “女郎!够数了!”秦忠志在后面喊道。

  檀邀雨一听,眉开眼笑地下令,“咱们撤!”

  檀邀雨也不管前面还在交战的北凉军了,一拍祝融,示意他调头,然后直接就往广武城的方向跑。

  结果才刚跑了一半,就跟广武城里出来的守军打了个照面。

  广武城墙上的士兵,看到援军直冲敌营,赶紧将残存的兵力全都集结起来,打开城门,打算跟援军来个双向夹击!

  “你怎么在这儿?!”

  檀邀雨和广武守军前的盖吴异口同声地奇道。

  两人一停下,他们身后的队伍也跟着停了下来。

  邀雨责怪道,“你怎么往外跑?!”

  一个小孩子,脾气臭没礼貌不懂规矩不说,连保命都不会吗?外面打成这样,还往外冲!

  盖吴却生气道,“你怎么往回跑?”

  邀雨这批人是跟着北凉军来的,那就显然是来帮着攻夏的,前面才刚交战,邀雨他们怎么就弃大军于不顾,反倒往城里逃?

  檀邀雨看向盖吴身后,连身铠甲都不全的士兵,忽然明白了什么,眼睛一亮,“你身后的都是泸水胡的佣兵?”

  盖吴点头,“这是我父亲的人马。”

  “城里本来的守军呢?”

  盖吴神色不大好看,“都死光了……”

  “怪不得,”邀雨抬眼去看远处城墙上的北凉大旗,“原来是你们守在这儿。”

  盖吴身后有人道,“少主,咱们再不过去帮忙,夏贼就要占上风了!”

  盖吴忙冲邀雨一抱拳,“今日若有命活着回来,再同大家叙旧吧。”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你等会儿,”邀雨长槊一横挡住盖吴的去路,“你个小豆丁,是这帮佣兵的少主?”

  盖吴突然有一种被捕食者盯上了的感觉,可邀雨并没有攻击他的意思啊。

  他犹豫着点头,“这些人的确是跟随我父亲的,说来都是我的长辈。少主,也只是个称呼……”

  邀雨忽然间就露出宛如三月和煦春风般的笑容,“你看你这孩子,谦虚什么!他们既然跟随你父亲,你怎么就不是少主了呢?就是少主没错啊!你们这是要去打夏军?来来来,本宫帮你!不用客气,打完之后,咱们再坐下来好好谈一笔生意。”

  檀邀雨说着,马槊一挥,拍拍祝融,帅气地转身,“计划有变!先杀了这群夏人!”

  秦家子弟一愣,一人问道,“那这些盔甲怎么办?”他们可是费了好半天力气才剥下来的。

  “留着!”邀雨回头看了看盖吴身后的佣兵团,估摸了一下人数后,大声吩咐道,“再去扒两千套!”

  盖吴完全听不明白邀雨说的话,可还不等他发问,祝融已经驮着邀雨直冲了出去!

  这次檀邀雨可不是在战团的外围划水了,她如一柄刚刚打磨出窍的利剑,直直就插入夏军的心脏。

  檀邀雨带着祝融一路奔过去,刚接触到大军就罡气全开,只见突然爆开的罡气随着祝融的奔跑,纵向着带飞了一大片人,根本不管里面的是夏军还是北凉军!

  双方的士兵都不明白,这帮人扒人衣服的小队怎么又跑回来了!而且攻击起来真是敌我不分。

  “碍事!统统给本宫让开!”邀雨的马槊舞得虎虎生风,“夏军大将何在!出来与本宫一战!”

  檀邀雨一改平时闷头杀敌的风格,恨不得在自己背后插一把大旗写上“招摇”两个字!

  她是真的急啊!一眼望不到边的黄金山在等着她,她根本没时间同夏军多做纠缠。只求速战速决!

  要打快,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杀了主将。邀雨直接站在祝融背上再次高喊,“夏军大将何在!与本宫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