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热恋你 > 第43章 43
  夜色镌刻出男人的轮廓,某一秒钟,林洛桑有些微的失神。

  她素来将自己和他的婚姻划分得很清楚,因此从不会踩在边界线上胡作非为,偶尔的闹腾和任性只是性格里带有的天然玩笑成分,譬如想让他帮自己倒水或是拿药,他应了便好,不答应也没什么,她自己去就是了。

  但又或许是因了那些从未被跨过的距离感,他也没真的拒绝过她。

  二人之间的相处你来我往小打小闹惯了,她的某根弦虽渐渐松懈了下来,但心里其实还是清楚地记下了每一笔账,譬如他帮她做过些什么,而她又要怎样来偿还。

  她没想过,有一天裴寒舟会告诉她,他们之间是不需要道谢的。

  这些天来,命运好像总是有意无意地,不停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林洛桑这会儿才忽然意识到,可能他们不需要那么生分,也无需那样见外,尽管还没到真夫妻情分的那一步,但偶尔敞开心扉去展示真实的自己,也是可以的。

  她不需要逞能去维持一个完美的自己,他可以接受她的示弱,他能看穿她的言不由衷。

  她抿了抿唇,又听见男人说“哭并不丢人,你没有什么好躲的。”

  末了,他低声补充道“起码在我面前不用。”

  她心脏某处骤然塌陷,像有什么鳞片铠甲被温水泡软后一层层自动脱落,那股温热感钻向更深处,将她整颗心脏温柔包裹。

  林洛桑启唇正想说好,不期然打了个喷嚏,咳嗽了两声。

  裴寒舟这才意识到她还只穿着毛衣,拉着她转身“走吧,上面风大。”

  她望了望远处,道“那烟花”

  “怎么”

  林洛桑的危机意识突然上线“现在不是没到允许燃放烟花的时候吗那样做是可以的吗,会不会被罚款”

  “电子烟花。”男人这样答完之后,又道,“放都放完了,你现在担心这个是不是有点儿晚嗯”

  “我刚没反应过来。”她靠在电梯门侧,眸子转向他,又问,“那个是你放的吧”

  她眼睛的红肿还没消退,睫毛被泪裹湿,三三两两地黏在一块儿,眼底水色氤氲,琉璃珠一般的瞳仁经水洗后竟又亮了几分,看起来还真有点儿可怜。

  男人本能的保护欲被激起,裴寒舟一时间就那么瞧着她,没有说话。

  林洛桑皱了皱眉,不明白他最近怎么可以随时随地陷入沉思,伸手晃了两下“heo,在吗”

  电梯滴地一声抵达一楼,男人回过神来,不甚自然地滚滚喉结,移开目光偏头道“烟花都是围着你放的,你觉得除了我还能是谁谁放烟花会照着别人的最佳观赏点放”

  “”

  回到家后果然暖和了许多,林洛桑泡了杯热茶,窝在沙发上打算给自己放个假,明天再写歌。

  正当她一边吹着茶一边补综艺的时候,不知道看了她几眼的裴寒舟终于忍无可忍道“闭眼。”

  她莫名其妙地转头看他,不仅没闭眼,还因为费解睁得更大了些。

  男人索性直接上手,指腹触上她眼帘,她下意识闭好,任他的手指在下眼睑上来回拨动了几下。

  睫毛根部传来微微发麻的痒意,她反应过来男人是在帮她理睫毛。

  手中那杯红茶的热气还在袅袅蒸腾,熏得人暖和又舒服。

  等男人放下手,她第一时间睁开眼,毫无防备道“你的强迫症还真的”

  话说到这儿戛然而止,他鼻尖的距离过分靠近,她甚至能看清灯光下他颊边的绒毛,还有他眉骨覆下来的阴影。

  暧昧肆无忌惮地扩散,她眼睑颤了颤,不自觉后仰,缩了缩脖子。

  察觉到她在后退,男人狩猎的本性暴露无遗,他垂下鸦羽般的长睫,手撑在她身侧,身子愈发朝她逼近。

  她防线节节败退,最后终于屈从,即将不自觉闭上眼睛的前一秒,有什么东西撞了撞她的脚踝。

  林洛桑突然反应过来,看向地面。

  麻团正在嗡嗡地运作着,仍旧是一脸无辜又毫无感情的小奶音,机械地控诉“主人,扫地机器人刚刚趁我充电的时候压到了我的腿。”

  林洛桑嘴唇翕动,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先安慰它,还是该揣摩机器人发送这个讯号的意义。

  裴寒舟磨了磨后槽牙,难以自控地从身边拿起手机,猛地翻了几下。

  林洛桑被气势慑住“你干嘛”

  男人语调里压着克制已久的愠怒“我倒要看看更新系统的时候,是哪个蠢货设置的连这种东西都要汇报。”

  “”

  次日,林洛桑去工作的途中,还收到盛千夜打来的关切电话“昨天你除了过生日,还去录了综艺”

  “是啊,”她说,“怎么了”

  盛千夜“需要这么拼吗,请问是在给无良资本家98减负还是怎么着”

  自从林洛桑那次把打分的事情和盛千夜说过之后,盛千夜越叫越顺嘴,不仅用这个称号给纪宁洗了脑,甚至还大肆展开联想,有时候看到公司的评分里显示98,都会发给林洛桑欣赏一番。

  林洛桑自动过滤了她的打趣问题,回答正事“不是减负的问题,就是经纪人之前都谈好了,去录一下也没什么。”

  “行呗,反正您热爱音乐,”盛千夜沉吟了一会,这才惬意地切入正题,“昨天过得怎么样”

  她停顿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形容,思索了许久之后才道“和预想中的不一样,但也不错。”

  “那就行。”

  盛千夜也没细问,换了个话题跟她聊了一会儿,这才挂断。

  随后,林洛桑去视听盛宴排练了几场,出来时正是下午六点多的光景,她换一套礼服,就要准备赶赴下一个行程了。

  年底是一个适合盘点的时间段,故而各式各样的典礼都在此时接踵而至,红毯上女艺人们的穿搭也就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车刚从车库中驶出,途径演播厅大门时,林洛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直看窗外的岳辉也发现了“希慕她怎么还没走”

  见希慕只穿着皮衣站在猎猎风中,林洛桑摇下车窗道“问问吧。”

  车行驶到希慕面前,她本着合作过的人道精神问“你在等谁呢”

  “网约车,”希慕说,“这边车很难等,我还没叫到。”

  “公司的车呢”

  希慕“我没让公司给我配车,能选的车型都太丑了。”

  林洛桑“”

  “那你上来吧,我们正好载你一程,避风口再放你下去。”

  “行。”希慕倒也不扭扭捏捏,拉开车门就坐了上来,“再吹下去我就要被吹成傻逼了。”

  岳辉忍不住笑出声,被希慕扫了一眼后又很怂地吓得闭了嘴,咳嗽两声指挥小暖“小暖,帮人倒杯咖啡。”

  希慕“不用了,普通热水就可以。”

  岳辉忍不住又开始唐僧嘴“水有什么好喝的,喝黑咖啡消肿啊,正好你们等会要走红毯”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又在希慕的目光下闭起了嘴。

  希慕拿到热水后对小暖笑笑,随即看向岳辉“你好像很怕我,我会吃人吗”

  “你看起来就挺不好惹的。”岳经纪人的目光落到希慕衣服旁的一串骷髅挂饰上,慢慢地又放开几分,说出很久之前的误会,“倪桐泄露音源的那次,我最开始还猜是你干的呢,林洛桑一直说不是你,我还觉得她视力有问题。”

  “我没那么无聊。”

  将杯子里的水喝完之后,希慕又转过头同林洛桑道“抱歉,那时候态度可能是有点不好,我这人脾气冲,但如果你是我,你也会那样的。”

  林洛桑没放在心上,耸耸肩道“倪桐翻你手稿那次,你是不是就已经知道什么了”

  希慕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对,没人比我更清楚她是什么人。”

  “我之前有个朋友就被她给坑了,这人喜欢耍花样,爱y别人,并且还爱抢人家的东西,总之毛病很多。我已经叮嘱过不要碰我的东西,去上了个厕所就发现东西被翻了,那肯定得炸,哪有空去管自己态度好不好。”

  “而且那时候确实很急,看你们俩走得近,特想提醒你离她远一点,但是又没办法讲。毕竟你的歌我还挺喜欢的,不希望她扒你的东西。”希慕叹息了一声,“好在你很快也看清了。”

  昔日的误会解释清楚,二人又欣赏彼此的作品,很快就聊得热络了起来,互加了微信,还开始分析最近的热门元素和曲风。

  车开出去大半截林洛桑才想起了正题“糟了,你的目的地是不是过了”

  “没有,你随便找个地儿放我下去就行,我打车回家,换个衣服再去走红毯。”

  林洛桑反应了一会“今晚的尖叫之夜你也去”

  “是啊,不想去的,公司非逼我,说我不去今年就没年终奖了,没办法,还是得去。”

  “回去一趟太麻烦了,”林洛桑看向房车里的衣柜,“我这趟车直接顺路带你过去多好。”

  “我总不能穿这个去吧”发觉林洛桑要说什么,希慕连忙摇了摇头,“你不会要把你的裙子给我穿吧”

  “不行不行我穿不了那么贵的东西,穿在身上浑身难受。而且你的裙子都太仙了,我上次还和助理说你的裙子除了你谁穿都难看,我不想这么快打我自己的脸。”

  林洛桑放弃“那不穿裙子的话你穿什么”

  “西装啊,”希慕撂了一把自己的短发,“我剪短发就是为了不穿裙子,又长又他妈娇贵,也不知道挂哪儿就给撕裂了,麻烦唧唧的。”

  “”

  林洛桑想了会“我车里好像有套西服,你试试能不能穿吧,我老公之前穿小了点。”

  意识到自己将“我老公”三个字脱口而出,林洛桑当下便愣了几秒,难以置信地抬了抬眼睑,恨不得当场给自己的舌头打个羞耻结。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这么自然地讲出那三个字

  肾上腺素莫名其妙地飙高,她自己也不能理解的感受冲上大脑皮层,空气都仿佛升了温。

  好在大家都没发现,或是并不在意,她便没有欲盖弥彰地用“裴寒舟”三个字掩过了。

  装模作样地轻咳几声,她听见希慕问“你车上还有他的西服吗他不穿”

  林洛桑极力让自己回归正常频道,正襟危坐道“有个新员工核对错了尺码,那件做小了很多,好像你穿正好。”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m.qq717.com

  小暖起身“在哪呢我来拿。”

  林洛桑“衣柜第五格,应该。”

  小暖很快把西服拿过来,希慕穿上居然真的正好。

  林洛桑满意道“那就这样吧,直接去尖叫之夜那边,你也别回去了。”

  希慕看着镜子不住地点头“他不介意吧”

  “不会的,他以后又不穿,不给你的话可能过阵子也清理掉了。”林洛桑说,“你实在介意的话我帮你问问看。”

  “你还有裴寒舟微信啊”希慕也难得挑眉惊讶,“听传言一直说你们感情不太好,微信号都没加。”

  “”确实,不久前才加的。

  不过她没和希慕阐述其中细节,给裴寒舟发消息问他介不介意自己用他那件西服,男人的回答自然是可以。

  反正我以后不穿,烧了都可以。

  彼时的男人甚至在结尾这样回复。

  就这样,礼服问题顺利解决,她和希慕在车上换好衣服,八点多的时候迎接着镁光灯走上了红毯。

  八点整,罗讯也准时端着自己的火鸡面来到了裴寒舟所在的总裁办公室。

  裴寒舟闻到味道就蹙了眉“你想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保安赶你出去”

  “别啊,我吃东西必须要看点什么,”罗讯走到沙发上坐下,“你这个电视屏幕大,看着舒服。”

  “保安把你脑袋摁到屏幕上之后,你看得更舒服。”

  “”

  罗讯正想说点什么,晃一眼电视机,发现了亮点“我靠,嫂子”

  裴寒舟抬头,正好看到某网站晚会直播内,林洛桑的车停在镜头面前。

  本进入半休息时段的闪光灯蓦地开启了疯狂模式,她的车门甚至还没打开,此起彼伏的咔嚓声便不绝于耳。

  罗讯满意地吃了口面“嫂子这人气,一骑绝尘,他妈的。”

  结果面还没来得及吞下去,车门一拉开,走出来一个短头发的男人

  看起来不是经纪人或助理。

  那男人朝林洛桑伸出手,穿着高跟鞋的林洛桑也就搀扶着他往前走,二人一边走一边看镜头,很显然都对这阵仗十分熟悉。

  罗讯仔细一看,感觉不对劲“她怎么穿品如的衣服不是,哥,你看这西装,不是小郑之前给你整错尺码的那件吗”

  裴寒舟没空回复,转着笔眯眼看向屏幕,一言不发。

  很快,二人走上台阶,答完几个记者问后,罗讯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哦,女的啊。我想起来了,这是希慕,”他起身拍了拍裴寒舟的背,“女孩儿,别紧张。”

  “穿平底鞋的扶高跟鞋的是红毯礼仪,没啥的。”

  裴寒舟垂眼“谁告诉你我紧张了”

  罗讯看着他又重新批改文件的手,嘴角抽了抽。

  合着他妈刚刚眼神一股杀气,好像恨不得把希慕从电视里抠出来的那人是我呗

  罗讯又伴着红毯背景音吃完了面,这才拿出手机刷了刷,似乎是搜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又坐到裴寒舟旁边,手机递过去“瞧瞧,他妈的嫂子和希慕都有c超话了,粉丝还比你和嫂子的c粉多,你看看这像话吗你反思一下你和嫂子台前的互动是不是太他妈少了秀把恩爱对你来说是不是特别难啊裴寒舟”

  男人的声音很冷静“我为什么要弄那些虚无缥缈的”

  “那算什么虚无缥缈的那叫宣誓主权”

  罗讯拍了拍桌子,振振有词。

  当天林洛桑走完红毯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了,好在疲惫的身体和灵魂有一件快递可以解救

  她给麻团定制的新衣服到了。

  她素来不喜欢看冷冰冰的东西,加上这会儿正是冬天,她便给麻团买了件毛茸茸的针织衫,尺码她发给了卖家,扣子也如她所想般缝在了麻团身后,穿戴方便。

  正面看不出什么,甚至还给麻团挖了个可以露出灯光的兜,看起来有几分哆啦a梦的可爱感。

  林洛桑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麻团左右端详“喜欢你的新衣服吗,麻团”

  麻团扫描了两下,这才动了动耳朵,回复“主人买的我都喜欢。”

  “谁给你设置的,你太会讲话了,”林洛桑满意地拍了拍麻团的头,“比你原主人要会讲一百倍。”

  说曹操曹操到,她话音刚落,裴寒舟就打开门走了进来。

  男人看到她又和麻团厮混在一起,起先有些不悦,直到发现她拿出一个较为可爱的羊毛毡,在自己公文包的旁边比了一下。

  看起来是她自己做的,一只胖胖的小鸟挂件。

  虽然他从来不在包上挂这种蠢东西,男人咳嗽一声,不过,看在她自己动手心意虔诚的份上,他可以稍微打破原则,略微地试那么一试。

  尽管看起来应该是她给麻团买了新衣服过意不去,才捎带给了他一个小物件。

  但大度的男人并没有计较这些,他迈出两步,还未来得及上前,便听到她呼唤“麻团,过来。”

  “来了,主人。”

  小东西运转到她身前,然后裴寒舟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把那个小鸟挂件在麻团的左腰处比了比。

  裴寒舟“”

  所以这个也是买给麻团的,是吗。

  刚刚她比那么一下不过是自己的视觉差,其实她真正比的是他身后的麻团

  男人走到她面前,一手夺过她手里的羊毛毡,蹙眉问“你到底还要在这个无聊的机器人身上浪费多少时间”

  不知道男人怎么就发火了的林洛桑

  “这不是你做的吗我欣赏你的作品都不行”

  “活在当下,”男人道,“我做它的初衷是节省时间,不是让人在它身上浪费时间。”

  “我没觉得浪费啊,和它玩儿还挺解压的,”林洛桑看着男人的背影愈走愈远,终于意识到什么不对,“诶,我羊毛毡你干嘛拿走”

  他答得理直气壮“我缺一个包侧挂件。”

  林洛桑莫名其妙“谁在公文包旁边挂羊毛毡啊”

  “我。”

  “”

  这男人刚和麻团置完气,晚上入睡前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问她“你明天是不是要去排练”

  “对啊。”

  他翻着书页漫不经心道“可以带2麻团一起去。”

  她转头,发觉自己是真搞不懂这喜怒无常的男人“你不是才说不让我在它身上浪费无谓时间吗”

  “偶尔浪费一下,”男人道,“还算可以接受。”

  翌日排练时她就真带着麻团一起去上班了,麻团很智能,上下楼都不用人抱,斜坡还可以自己控制重心,林洛桑全程几乎没怎么管过它,就让它穿得雪白在自己后边儿晃来晃去,耳朵还时不时动一下。

  这小玩意确实可爱,而且还很有科技感,因此无论她带着麻团走到哪儿,都会激起一阵呼声。

  她上下班都是有站姐拍图拍视频的,排练也一样,带着麻团下班之后没过多久,麻团就光荣地登上了热搜,牢牢占据榜一。

  评论区的姨母心都要被小东西萌化了

  啊啊啊啊下楼梯的时候会自己伸腿也太可爱了吧想买

  想想吧那玩意咱们普通人真的买不起,买得起也用不上,毕竟家具都要配套用智能的。

  不是买不买得起的问题,朋友们,本在舟的底层员工为大家科普一下,这是我们裴boss做的智能机器人,全天下就这一台,还一直被珍藏在总裁办公室,除了几个高层没人看见过的我本人甚至在桑桑这个视频里才是第一次见到,啊啊啊212爆炸可爱不对,改名了,因为这个转赠给了桑桑,现在桑美人给它起了新的名字,叫麻团。

  有钱也买不到系列我真的酸了,呜呜呜柠檬精不请自来。

  不是说俩人是形婚吗突然搞这一出给我整迷茫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酸,如果我的丈夫愿意送一台这种又贵又独一无二的机器宠物给我遛,还让我拥有命名权,我愿意和他形婚。

  楼上您好,您订购的白日做梦险正在生成中,前方还有5214754236人,预计还需等待155104487年。翻译成通俗人话就是醒醒吧,和有颜有钱的大帅哥形婚还轮得到你

  岳辉在车上看着热搜也很不解“虽然这条热度是很高,但是看着也就热搜第五的水平啊,为什么能稳定在热一谁给我们买热搜了”

  “你想多了,谁会给这个买热搜,”林洛桑猜测,“应该是点击特别多吧,毕竟看起来很吸引人。”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带智能机器人上下班能比小鲜肉公布恋情流量还大这他妈什么玄学不是买热搜的话说不过去啊”岳辉咬手指,“小鲜肉忒他妈惨了,公布恋情之后事业大半可能走下坡路,人生他妈唯一一次流量爆炸的时候还被一个跟在林洛桑屁股后头的机器人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想着还挺好笑的是不是”

  岳辉不解了一路,但林洛桑没放在心上,带麻团回到家,正准备检查一下它身上衣服有没有弄脏,一侧头,发现裴寒舟也在家。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男人端坐在沙发上,正在低头看手机,嘴角噙着一抹笑,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人心情愉悦的消息。

  林洛桑瞧了他一会儿,男人兴许是感受到她目光,也缓缓抬起头“回了”

  “嗯。”

  一般对话到这里就会结束,但很快,裴寒舟又道“桌上有个盒子,打开看看。”

  林洛桑转头,正好看到桌上有个长方形的礼盒,浅紫色外壳,还系了蝴蝶结,看起来有几分隆重。

  “给我的”

  男人无声颔首。

  她不明所以地揭开盒盖,下一秒,一个定制话筒映入眼帘。

  话筒的主色调是香芋紫,她的应援色。

  淡紫混合着纯白无规则地陈铺开,紫色自下而上缓缓过渡,还伴随着星星点点的亮片匍匐,在灯光下少女又梦幻,璀璨得甚至根本让人挪不开目光。

  她蒙了几秒,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咬着舌尖似乎怎么讲都词不达意,最终问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在在问什么的问题“这什么”

  但裴寒舟居然听懂了。

  男人不动声色地垂了垂眼,轻描淡写道

  “生日礼物。”

  她心跳无预兆地漏了一拍,后知后觉重新看向自己手中的话筒。

  质感很好,是她一直以来都想要的专属话筒,翻来覆去摩挲机身的时候,她胡乱猜测着

  这话筒是不是已经被人预先打开了。

  不然她怎么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好像有点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