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灭世武修 > 第三千二百六十三章 对决 十四
  符文圆阵,青辉闪烁,炫目的光芒铺展开来,与射日箭炸裂出来的烈焰相互交映,染红了乌云蔽日的天幕,一片瑰丽璀璨。

  而乌恒早已消失在了原地,施展行字阵跨越时空而行,瞬息间已至符文天师面前几米开外。

  黑衣人顿时只感觉到了一股无边澎湃的神血激荡,那血气之力太旺盛了,压迫人心,如远古的巨兽压进,这根本不是属于人类的体魄,与这样一个家伙近身搏斗,他一个符文师必然不敌。

  “雨字符!”

  符文天师刘逾镈当即爆喝一声,眸光阴冷,如蛰伏在暗中的毒蛇一样,抬手在身前刻画出一个“雨”字,不过那是一种非常古老复杂的字体,并不属于千大域的文字文化。

  “轰!”

  在那古老符文“雨”显化的瞬间,天空闪过三道震耳欲聋的狂雷,将天地照映的一片极亮,亦是把这一片荒原染上了青天的色彩。

  雨点亦是随之骤然加急,从原先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瞬变成滂沱大雨。

  “糟糕……”

  乌恒的神念立即察觉到了危险降临,因为雨点哗啦啦,他终归无法躲过,肩膀沾上了两滴,这个时候如果继续进攻刘逾镈,则难以躲过这一次的符文爆炸。

  “封字阵!”

  千钧一发间,乌恒亦是抬手刻画出两道符文,金色的“封”字带着一股强大的封禁之力散发出去,顿时印在了他肩膀之上,而那两滴雨点中的炸裂符能亦是随之被压制下来,无缝图片封字阵的壁垒,成功引爆。

  不过就在这途中,符文天师刘逾镈已经穿梭时空,消失在了现场。

  “果然是一位时空领域上的符文天师。”

  乌恒见状,眸光亦又凝重了几分,这个人修为只是大仙王境,但某种程度上,却比圣王更难对付。

  七界仙院隐藏的够深的,还藏着一位在符文领域上如此出色的天才。

  就论符文领域上的理解,此人甚至还在乌恒之上。

  符文天师这样的称号,在整个千大域都没几个,而年轻一代中,更是无一人获得。

  符文天师,唯有领悟天道符能的符文师,才有资格得到的头衔。

  “大道五字神纹,的确不凡,但终归不是天道之能,你想在符文领域上与我一战,无异于痴人说梦。”刘逾镈站在雨雾之中,眸光极冷,神色亦是狰狞,他已经很久没受过伤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的符文所伤,这对于刘逾镈来说,无异于是一种天大的耻辱。

  毕竟他在符文领域上,一向痴狂,这也是他立足于世间最自傲的资本,但是,在这个领域上,他自己的符文居然被一个小年轻利用,反而用于伤了自己。

  刘逾镈又怎能容忍此等奇耻大辱。

  “杀!”

  他长发狂舞而动,半边被炸伤而鲜血淋漓的脸,亦看起来格外渗人,一身古老符文都开始急速闪烁,散发出强大的攻伐力量。

  咄咄咄咄咄……

  一时,满天大雨如同利箭,呼啸而来。

  轰隆隆的炸裂声在现场不绝于耳,爆发出一阵阵渲染的青辉。

  而乌恒纵然半步无缺境的肉身,但对于这些古老充满禁制力量的符文,还是心有余悸的,他没有硬拼,在周身烙印出一道防字阵,打坐在了雨中。

  他整个人看起来宝相庄严,金色神力澎湃,头顶上东皇钟悬浮,抵挡着这滂沱大雨的符文轰炸。

  就像刘逾镈口中所述,无论再快的反应速度也挡不住漫天大雨。

  只要他在这一片领域,就难以躲过雨字符的攻伐。

  可如果离开这一片领域,那么刘逾镈很可能就会像之前一样,躲在乱局之中,根本很难找到其踪迹。

  所以说,要解决这个大麻烦,只能待在原地寻找机会。

  他做出了一个最正确无疑的决策,既然躲不过这场雨,那就静等雨停,保存实力。

  至此,刘逾镈开始有些焦虑起来了,东皇钟加上防字阵,加上乌恒那半步无缺境的肉身,他盘坐在这雨中,自己还真有些拿其没什么办法。

  但是刘逾镈的修为,还不足以支撑他同时操控雨字符,又操控金色石兽!

  毕竟这一尊金色石兽,可是接近天神级别的战力,他一个仙王七境的修士,就算是到达了符文领域上符文天师的级别,操控起来亦是比较吃力的。

  “之前,不是很自信,一人足矣杀他吗?”

  就在此时,另外一人出现在了雨中,那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就算是在大雨的边缘,亦是会遭受雨字符诛杀的,不过她安然无碍,身法诡异至极,明明有雨滴就要落至其身,但下一刻,那滴雨却又落在了别处。

  刘逾镈看着那带着苍白鬼脸面具身材火辣性感无比的女人,面无表情说了一句道:“七星海棠,你隐藏在断崖关内的事情,可是绝密,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能杀死乌恒的话,暴露行踪也无所谓了,上一次在偷袭断崖关的伎俩,恐怕是很难故技重施了,更何况,估计很多人已经怀疑到了我的头上,那一次杀聂盖寒的一石二鸟之计,似乎也并没有太好的效果,既然如此,还不如现现身,让千大域修士的神经,再紧绷一点,说不定,还能吓死几个胆小鬼什么的。”

  说到此处,七星海棠大笑起来,声音时男时女,时而妩媚慵懒,时而沙哑阴沉,配合那一张看起来苍白似哭似笑的鬼脸面具,看起来格外诡异。

  “哼,这个责任,你担不起,我也担不起,我建议你,还是赶紧离去。”刘逾镈面露不快之色。

  “离开可以啊,但你能杀死他吗?”七星海棠说完这句话,也不再去看刘逾镈,径直进入了雨幕之中。

  。